上海印度使馆附近旅馆:鲸吞9000万 小吏“胜利大逃亡”背后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95后网站 时间:2020/01/25 01:46:56
 来源:时代周报

时代周报官博
2011年02月24日10:07
我来说两句(0)
复制链接

鄱阳财政资金套取事件,再次提醒我们制度建设的重要性。
何乡
这个社会触目皆是神奇的故事。江西省鄱阳县—一个年财政收入仅4.1亿元的国家级贫困县,被县财政局一名小小的经建股股长李华波,伙同他人套取、转移了9000多万财政资金,前往澳门豪赌。而在其数年犯案期间,公检法部门却一无所知,以至于这名股长在留下一封信从容潜逃加拿大后,还给分管领导打电话,对自己“从局里弄了很多钱”表示“对不起”。有评论文章指出,整个事件中出现的关键词:“财政局股长”、“套取9400万元公款”、“事发于2006年”、“给县领导打电话后得知”放在一起,这无疑又是极具黑色幽默效果。
小吏背后更有“能人”
李华波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虽然媒体纷纷把目光锁定在鄱阳县财政局,但其实更大的问题出在鄱阳县农村信用联社城区分社。该分社主任徐德堂,是本案的另一主谋嫌犯。
据报道,李华波、徐德堂等人利用职务之便,逃避财政局划拨专项资金审批手续,通过私盖伪造的公章、提供虚假对账单等手段,将县财政局存储在信用联社城区分社的基建专户中的9400万元资金转至李华波、徐德堂预先注册的鄱阳县锦绣市政工程建设有限公司账上。
从财政局财政资金划拨的环节看,每划拨一笔钱,需要7个环节,由用款单位提出申请、业务股室出具意见、预算科室核定指标、分管领导审核签字、局长签字批准,然后由业务股室开具支票、加盖公章和经手责任人私章,支票最终送达银行才能进行资金划拨。制衡与监督的程序,也很难说有太大缺失,不过,所有这一切,在李华波私刻了一个公章,并串通县财政局经建股专户管理员张庆华之后,都迎刃而解。
至于银行方面的审核,在并未履行相关程序的情况下,就让李华波更换印鉴得逞。又因县农村信用联社城区分社一把手徐德堂也是共犯,所以银行方面每个月给财政部门一张包含账户余额的对账单,都是伪造的数据。加上账户拨付用于基建项目的工程都没有受到影响,以至于财政局数年都难以察觉。
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鄱阳财政资金套取事件,再次提醒我们制度建设的重要性。在财政局与银行系统的监督制衡程序之外,李华波、徐德堂二人何以违背公务人员不得经商的规定,注册锦绣市政工程建设有限公司而数年不被察觉?两人频繁到澳门赌博,一掷千金,往来入境必然留下痕迹,何以神不知鬼不觉?……
规避制度不需太高技术含量
不过,过分强调制度,甚至陷入一种制度万能的思维模式中去,可能浪费了鄱阳财政套取事件作为标本的意义。
亦有媒体记者,试图从鄱阳县财政局的制度疏漏中找寻原因:早在2006年,财政部就对财政系统“专户过多、重复设置、管理分散”的问题进行过集中整顿,并发出《关于加强与规范财政资金专户管理的通知》,明确要求各级财政部门应当加强内部协调,尽快将各类财政资金专户统一归口到同级财政国库部门管理,逐步实现财政资金专户的“集中管理、分账核算、统一调度”。但鄱阳县财政局直到2010年2月才下发文件,要求由局国库股集中管理各乡资金专户,各专户移交的时间截止点恰是李华波出逃前的2011年2月。
财政局的领导要为此承担责任。李华波也许正是感到,基建专户可能在移交过程中暴露资金被套取的真相,才潜逃国外。也许不是,潜逃只是他正常善后思路的一部分,因为问题总要爆发。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财政资金账户集中管理,并不能从根本上避免类似事件发生。
从报道可知,此案涉及的嫌犯至少有五六人之多。除了伪造公章跳过的程序外,其他需走通的环节,该都一一打点了。财政资金账户集中管理之后,即便程序上可能更严格一点(谁知道呢),但相同的造假与串通手段,按说一样可以套取资金无碍。任何的监督制衡机制,只要有足够多的人合谋,就能够让其徒具形式。更何况,制度的变更,总需要时间,并占用社会成本。
“老实人”为何不“厚道”?
绕过制度壁垒,套取公款挥霍,或者用来填澳门赌债的窟窿,这样的事情在今天实在难以称奇,但是,这起小吏鲸吞巨款潜逃的事件中,还是有不少诡异情节,最让人意外之处有二:一是李华波逃离之时心思缜密、精心策划。从容处理私宅,回拢资金,再向朋友借下巨额债务,用他领导程四喜的话说就是: “一万个想不到,李华波平时看起来忠厚老实,一点逃跑的迹象都没有。”二是,留下一封书信详细汇报了自己这几年来参与犯罪过程及作案方式,并且在完成“逃亡”之后还不忘在海外给自己昔日领导打来电话,向组织交心,坦承自己已经身在异国,贪污了不少公款。让领导同志一时眼前发黑,“意识到从此时开始,包括自己在内的很多官员都将终结政治生涯了。”而专案组火速采取了侦查行动,目前已抓获犯罪嫌疑人4名,追缴赃款495万元,县财政局局长欧阳长青及分管领导程四喜被免职。这些不知道和他留下的那封信有没有关系。
把几年的犯罪过程写下来,溜出国门还要打电话告知并问候,这位在领导同事邻居眼中的老实人,对待自己的犯罪同伙,实在是表现得“太不厚道”了。这就引出一个问题:李华波为什么要这样做?是什么让一个老实人这般不厚道?
这个问题现在还没有答案。因为按照惯常做法,除非是身在加拿大的李华波愿意写写博客开个新浪围脖什么的,否则即便是案件侦结,作为观众的我们依然是在云里雾里,不明就里。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既然能写信描述犯罪过程,又打电话回来承认犯罪,而且说了也可以逍遥法外,可以过着“幸福”的生活,人们就要怀疑,我们的司法威慑力到底哪里去了?这位外表老实,家庭美满,生活俭朴,乐于助人的普通中年男人所创造出的“传奇”,究竟还会持续多久,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收场?
作者系资深媒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