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手封闭式电动三轮车:从遵义到大渡河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95后网站 时间:2019/12/16 19:19:26
红军的作战线,服从于红军的作战方向。作战方向不固定,影响到作战线不固定。大方向在一个时期中是不变更的,然而大方向内的小方向则是随时变更的,一个方向受了限制,就得转到另一个方向去。一个时期之后大方向也受了限制,就连这种大方向也得变更了。
——毛泽东:《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
展开红军长征路线图,可以清晰地看到:一支红色箭头,在以贵州的遵义为中心,绕过两个大圈,然后经由贵阳、昆明附近,越过金沙江、大渡河,在川西的懋功与另一支红色箭头相会了。这条行动路线,极为生动地体现了毛主席的运动战思想,也是中央红军极其艰险的两万五千里长征中带有决定性的一段行程。
一九三五年一月,党中央政治局在遵义召开的扩大会议,是党的历史上极其重要的转折点。它胜利地结束了“左”倾路线在党中央的统治,确立了以毛主席为首的新的中央的领导,“在最危险的关头挽救了党”。从而在军事上结束了自五次反“围剿”以来的单纯防御和退却、逃跑路线。红军重新采用并展开了高度机动灵活和集中优势兵力于运动中歼灭敌人的游击性运动战;把红军从最危险的局面中挽救过来了。半年之中,中央红军在党中央和毛主席的亲自指挥下,冲过了敌机的扫射与轰炸,打败了数十万优势敌军的堵截、包围和追击,忍饥耐寒,战胜了无数的天险,越过重山峻岭,渡过了金沙江、大渡河,在川西北与红四方面军胜利会师。
回师东进,大战娄山关
遵义会议后不久,中央红军即由遵义出发经桐梓、松坎、赤水北进,推进过长江与红四方面军会合。川敌郭勋祺师和王家烈部侯之担师,在赤水到土城一带山地堵击我军。经一天一夜的激战,我军打败了阻敌,胜利地渡过了赤水河。然后,部队又经川黔边西行,于阴历正月初三,到达云南的扎西(威信)。为了有利于进行大规模的运动战,我们红三军团在从遵义北进途中,就按照军委的决定开始整编部队。我们到达扎西后,虽时值严冬,夜间降雪,仍继续紧张地完成了整编工作。军团机关及直属队彻底实行了精简,全军团部队由第四、第五、第六,三个师整编为四个充实的团——第十、十一、十二和十三团。各师师部撤销,从师长、政治委员到连、排、班长层层下放。整编的结果,精简了机关,加强了战斗部队,加强了各级指挥,大大增强了部队的机动灵活性。同时遵义会议后由于军事行动的方向明确,政治工作的加强,全军土气高涨,斗志奋发,充满了“不怕打,不怕走,不怕饿,不怕累”的战斗精神。
我军在川、滇、黔边区,先后占了扎西等县城,扩军、筹款、开展群众工作,声威大震。蒋介石为堵截我军北渡长江,急忙调动滇、黔、川的军阀部队和他的中央军,沿江设防,日夜赶筑防御工事。很显然,在强敌面前我军北进是不利的。于是乃乘贵州境内空虚之际,出敌不意,突然回戈东进,把敌人甩在长江两岸。
红三军团以十二团为前卫,东进到赤水河附近时,贵州军阀王家烈闻讯急调侯之担一部向赤水河急进,企图堵击我军东渡。我十二团先敌赶到赤水河,仅以三条小船,从二郎滩抢渡过去。先头营背水迎战,将行进中的敌人一个团打得落花流水。敌人跳崖跌死的很多,漫山遍野都是遗弃的衣物、枪弹和伤兵。
渡过赤水河后,红三军团以十三团为前卫,浩浩荡荡,直扑桐梓。我们十一团为军团后卫,一路晓行夜宿,如入无人之境。整编后的部队,如生龙活虎一般。宣传队沿途布设了红绿标语、图画;行军道旁的鼓动棚里,又唱歌,又喊口号。群众拥塞路旁满面笑容迎接红军。人们争相为红军带路、挑担子、抬担架。村村都有端茶、捧烟和送鸡蛋的。我军前次北进留下的伤病员,在群众掩护下医治好了,此时也纷纷归队。群众参军的热情很高,有的连队一天就扩大了几十名新战士。
我军占领桐梓城后,得悉王家烈的一部分部队正由遵义向桐梓急进中。军团首长即令十三团星夜兼程,力求先敌进占自桐梓通向遵义的要隘——娄山关。
第二天中午,我们十一团到达桐梓城外,刚要布置宿营,接到了军团首长命令:“娄山关战斗激烈,全团火速前进!……”
我们团的几个负责同志,策马加鞭,沿着桐梓到娄山关的大路奔驰。原来昨夜敌人一个师(四个团)自遵义赶来先我占领了娄山关,其两个团扼守关口,师部率一个团守关南约三十里处的板桥镇,另一个团正企图出娄山关增援桐梓,于娄山关半山腰与我军遭遇。十三团经过反复冲杀,占领关口后,遭受了敌人猛烈反击,现在正和敌人对峙在关口上。
军团首长确定的战斗部署:不仅要夺下娄山关,打通去遵义的道路,而且要把守关的敌人歼灭,为乘胜占领遵义创造条件。各团的任务是:十二团接替十三团从正面进攻;十三团、十团从敌人左右面侧包围娄山关之敌;我们十一团从娄山关右翼远出迂回板桥敌人,并切断其退路。
夕阳映着群山巨峰,娄山关显得更加巍峨峻险。我们取道点金山下,沿着一条蜿蜒小路,绕过娄山关右侧,向板桥急进。由于迂回道路很远,又是山地夜行军,一分一秒的时间都是特别珍贵。部队一面前进,一面层层下达任务,进行政治动员。战士们听说去兜敌人的屁股,无不欢快,鼓动口号一路不绝:
“歼灭娄山关的敌人,再占遵义城!”
“不怕跑,不怕累,坚决兜住敌人!”
娄山关那边密集的枪声,震破了夜空。我们加快脚步飞速前进。战士们一个跟着一个,谁也不肯掉队。虽然正是阴历正月的夜晚,寒风刺骨,但每人的军帽里都冒着热气,汗水顺着脸庞流下来。
走到半夜,星月突然躲进浓云里去了。接着落下了阵阵细雨,陡险的山路,象擦了油似的,溜滑难走。跌跤的人越来越多,但是跌倒了很快就爬起来。
一路急行军,经杨柳湾一线,翻过层层大山,穿过丛林,拂晓赶到了板桥附近。板桥外因的敌人如遇“飞将军从天而降”,仓惶应战。我们抢占了板桥镇外的一个山头,趁势向镇里冲击。敌主力不支向南溃去。
就在我们向板桥迂回的同时,十二团从娄山关正面展开了猛攻。敌人自知娄山关是遵义的大门,当然是不肯轻易退让的。他们凭借着“一夫当关,万夫莫过”的险要关口,与我军反复争夺每一个山头。但是,王家烈的部队是有名的“双枪兵”,每人除了一支钢枪,还有一支大烟枪。他们过足了烟瘾,依仗着险要的地势,虽然能打一气,但等烟瘾一发,天险的娄山关也就不能挽救他们的命运了。特别是我军这次突然转回,早把他们弄的有些昏头转向,胆战心惊。在我军正面猛攻和两翼包围、迂回的进攻之下,守敌便土崩瓦解,狼狈溃退。我军在板桥周围山区展开了一场追歼残敌战。
整整一天一夜的行军、作战,同志们都粒米未尝,但是胜利的喜悦,已使大家忘却了饥饿和疲劳。傍晚休息下来,都情不自禁地欢谈着:
“明天,就到遵义吃晚饭了!”
“不对,是到遵义去吃中饭!”
[1][2][3][4][5]

【推荐给朋友(请填写Email) 】
【关闭窗口】 (责任编辑:杨立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