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手小型电动冲床:《禁經》学术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95后网站 时间:2019/08/20 18:07:33

《禁經》


目录
持禁齋戒法第一
受禁法第二
雜受禁法第三
禁法大例第四
掌訣法第五
禁鬼客忤氣第六
禁溫疫時行第七
禁瘧病第八
禁瘡腫第九
禁喉痺第十
咒禁產運第十一
禁金瘡第十二
禁蠱毒第十三
禁遁注第十四
禁邪病第十五
禁惡獸虎狼第十六
禁蛇毒第十七
禁蠍蜂第十八
禁狗鼠第十九
護身禁法第二十
禁賊盜第二十一
咒童子令說鬼姓字第二十二


持禁齋戒法第一


  《神仙經》曰:凡欲學禁,先持知五戒、十善、八忌、四歸。皆能修治此者,萬神扶助,禁法乃行。
  五戒者:一曰不殺,二曰不盜,三曰不淫,四曰不妄語,五曰不飲酒、嫉妒。
  十善者:一濟扶苦難;二行道見死人及鳥獸死者皆埋之;三敬重鬼;四不行殺害,起慈憫心;五不憐富憎貧;六心行平等;七不重貴輕賤;八不食酒、肉、五辛;九不淫聲色;十調和心性,不乍嗔乍喜。
  八忌者:一忌見死屍,二忌見斬血,三忌見產乳,四忌見六畜產,五忌見喪孝哭泣,六忌抱小兒,七忌共女人同床,八忌與雜人論法。
  四歸者:一不得著穢污不淨潔衣服,即神通不行;二不得惡口咒詛罵詈;三不得共人語,詐道稱聖;四不得飲酒食肉,殺害無道。
  又云:不得穢處誦禁文。
  又云:不得與不信人行禁。又不得向人說禁法。
  又不得穢污手執禁文。
  又不得與雜人喧戲。
  又不得輕說神明。
  又不得嗔打六畜及人,不得乘車馬。
  有犯此滿三事,則禁道不行;能不犯者,其禁大驗。
  經曰:若履城邑污穢者,當用此方。竹葉十兩,桃白皮四兩,柳白皮四兩。上三味,以水一石二斗,煮之一沸,去滓,浴身,百穢消除,又辟溫瘴瘡瘍。此法,天仙下游既返之日,未嘗不用此方解穢也。至於符水咒漱,及外舍之近術,皆不及此方。若能常用此湯澡浴者益佳,唯不可洗目也。
 

紫微王夫人敕水洗目得清淨法
 

  咒曰:濁不穢形,死不妨生,摩掌蕤目三遍,令我長生,青龍在吾左,白虎在吾右,朱雀在吾前,玄武在吾後。神禁敕水除塵垢,急急如律令。
  一法解穢禁水曰:東流之水滑如苔,中有主君與三台,某甲污穢蕩除,急急如律令。

 

受禁法第二


  《神仙經》曰:陽道強堅而易歇,陰道微軟而久長。聖人閉口,萬物可藏,回轉清白,改易陰陽。應言不言,神明相傳;應語不語,神明相與。故萬法閉口,藏身之禁法,流行五藏神明,眾人遊戲而我獨住,眾人浩浩而我獨靜,眾人言說而我獨嘿,此行禁之道畢矣!
  《仙經》曰:凡受禁之法,當先齋戒百日,精心不行淫欲,唯得清淨沐浴,著鮮淨衣,口常不出惡言罵詈,精思靜念,勿生異想,一如前章,仍更七日之中,閉口不共人語,乃可受之。
  正月一日,三月三日,五月五日,七月七日,九月九日,三年之中三遍於此月日受之,並一心持齋戒,不犯則行禁,其驗如神。
  正月一日受法:正月一日平旦寅時,清淨澡漱,在無人清淨之處,著鮮淨衣,不得令人輒見,燒眾名香,正面向東,禹步三匝,勿回轉,長跪讀〈啟度文〉,曰:上啟三師、神童、玉女、天醫、盧醫、一切諸師、太上老君、諸仙神王、日月五星、二十八宿、北斗三台、諸神仙官屬、諸大神王咸知:弟子某甲,受持符禁之法,願濟拔眾生苦難,除毒消邪,辟卻奸惡萬事,如敕,急急如太上老君律令。
  都受禁文曰:想東方木禁在吾肝中,想南方火禁在吾心中,想西方金禁在吾肺中,想北方水禁在吾腎中,想中央土禁在吾脾中。想左青龍、右白虎、前朱雀、後玄武,天師禁駕無事不苦,東王公,西王母,道吾禁有隨當止,急急如太上老君律令。訖,還誦所得禁文各三遍,禮一十二拜,仍更七日勿共人作一言及惡罵詈等語,七日勿洗手。
  三月三日平旦寅時,至東流水上,正面向東立,端心正意讀前〈啟度文〉如正月法,並啟江河四瀆一切水官,四海大龍王,願知弟子某甲,受持禁法,願大神王立契。訖,誦所得禁文各六遍,禮九拜。
  五月五日受法:五月五日正中午時,在靜處燒香,正面向南立,讀〈啟度文〉訖,誦所得禁文各三遍,禮十二拜。
  七月七日受法:七月七日雞鳴丑時,在靜處燒香,正面向西立,讀〈啟度文〉訖,誦所得禁文各三遍,禮七拜。
  九月九日受法:九月九日人定亥時,在靜處正面向北立,盆盛水,口銜刀,讀〈啟度文〉,投香火長跪,誦所得禁文各三遍,禮九拜。此五日處法,用一如正月法,唯所向方及拜數不同耳。


太白仙人受法
  四月一日,齋戒至八日,立道場,四面懸幡蓋,燒香燃燈,啟醮:五方五帝、五方禁師、五方吞精、啖毒夜叉神王,願知弟子某甲,受持禁法。咒訖,誦所得禁文各三遍,七日齋戒。


同力受禁法
  候初雷時,舉目看雷,右手把刀,以左手摩之。咒曰:助我行禁,振聲如雷吼,萬毒伏閉氣。待雷聲盡訖,七日齋戒,不出言。一本云:候初雷時,眼所見物,隨便把取,唱言:聲如雷,萬邪皆怖畏。待雷聲盡,乃棄之。一云:口銜刀,手捉大斧,摩之言:「口如毒,手如毒,聲如雷吼。」云云。


神仙王受禁法
  候燕初來時,仰頭看之,以手按地云:口如毒。以燕去不見乃止。此等潔淨齋戒,一如正月不別,乃至七日不洗手。


天帝太一受禁法
  初受禁時,在寂靜無人之處敷坐,設案燒香,正面向北,閉口並足正立,左手持刀,依式思存青龍在左,白虎在右,朱雀在前,玄武在後,北斗七星覆頭上,柄指前。次思東治大禁師:願持兵萬石趙侯,驃騎大將軍蘇平南公,八部將軍,七十二禁師,陳師,趙師,直符小吏,值日童子,護值今日,不得以左為右,以前為後,若有倒錯,即依使者法律科罪之,急急如律令。如此陰念三遍,然後禹步三匝,至香火前叩齒三遍,咒曰:東方青龍銜水來,南方赤龍銜水來,西方白龍銜水來,北方黑龍銜水來,中央黃龍銜水來。悉投杯中三台,三台此水非常水,洗除天穢、地穢、三十六穢,某甲身穢淨除之,急急如律令。三遍咒訖,以水洗目,並噀四方上下,餘水自飲之,洗腹內令淨。想又讀前〈啟度文〉,然後長跪,誦所得禁文各三遍訖,禮四方,各再拜,即成神驗。刀子、水盆不得用曾經酒、肉、五辛者。
又一法:正月一日,東方明星出時洗浴,在清淨無人之處,白茅為藉置坐,設案燒香火。井花水洗面目,正面東向,並足立,先舉左手呼青龍,次舉右手呼白虎,前行呼朱雀,後行呼玄武。訖,依前左手持刀,次第思神師日符禁同法,更無別法也。若欲受符印者,以帛若袋子盛挂,著左手指句之,而擎水盆閉氣,禹步依法次第咒請,有效也。


七星受咒法
  正月一日、三月三日、五月五日、七月七日、九月九日,先以「香湯」洗浴,取東流水,未經用瓦器盛之,以誦所得禁文,咒一遍,受人自洗浴。於曠野無人之處,以淨草為坐,以瓦器盛水七盞,作「七星形」,北向云:謹啟七聖真君,弟子某乙願持禁法,禁斷邪惡鬼毒之氣,救理人民,伏願降真氣,流布臣身,令臣所行符禁,應聲除瘥,應手除癒。次第飲前件水各少許,餘洗手,不得手捻不淨之物,即有大驗。一云:七佛咒法下又有一觀自在咒法,今並不取。


黃帝越禁受法
  黃帝曰:凡受符禁者,皆清淨齋潔百日,不得近死亡、產乳、房室。三年之中三度:正月一日,三月三日,五月五日,七月七日,九月九日,以夜眾星之下,置神座,設案燒香,盆盛水,臨刀,北面叩齒,捻三師目,次第思神訖,禹步三匝,長跪讀〈啟度文〉,又誦所得禁文各三遍,神驗。水盆不得用曾盛酒、肉、五辛者。臨欲越時,朱書帛素上,左手持之,捻目陰誦咒之。欲行禁時,閉氣朱書帛素上,右手持之,捻目陰誦咒之。

 

雜受禁法第三


  正月一日日未出寅時,三月三日寅時,五月五日午時,七月七日丑時,九月九日寅時一云丑時。正月受一年用,三月受一春用,五月受一夏用,七月受一秋用,九月受一冬用。上年年常依此日受之法,不得飲酒,食肉、五辛、芸苔、乳酪、酥蜜。心如藥王,藥上願救護一切眾生,不作艱難,不求財物,但作此心,下口即瘥,萬不失一。
  受法用前月日,先以清淨井花水沐浴,上下衣服一切鮮淨,清齋七日。
  至其日,先以井花水澡浴漱口,燒香,禮五方五帝各五拜訖;正面向東,燒香端立,淨器盛井花水置傍,誦所得禁文二七遍訖;口含水,仰噀五方,承取洗手面訖;向東方吸青氣,想入口中七吸,次向南方吸赤氣,次向西方吸白氣,次向北方吸黑氣,次吸中央黃氣,皆作七吸入腹想訖;更禮五方各五拜訖,後作兩月持齋戒,作得禁想,不得作一切諸惡行。受訖,即成禁法。器物不得用曾經盛酒、肉、五辛者。


受禁腫法
  古塚北桑樹陰內有艾者,五月五日平旦日未出時,從塚北向南步取五十四步至艾,作禹步北斗七星訖,還,閉氣,將取艾葉拭手,使汁入手中,七日勿洗手。持齋過七日以外即成禁。五十四步之中,摽記使分明,一步七尺。登取艾時,面向西方,咒曰:願我此手,一切癰腫,一切諸毒,乃至一切病,手著即瘥。作法訖,還,勿反顧。受時以五月四日作齋,摽記步數,亦四日使記。先從艾東置魁,因北向為尾,向北五十四步作摽記。五日旦,從北向南步之。作法了,齋至十一日止。桑樹在塚北,從地三尺,於塚上生者佳。亦於四日在塚東宿,五日旦即作法,禹步法,閉氣握固。若治病時,作想此手作熱鐵;又想前人病如雪,手著病即散。又治病時,常在病人生氣上。若病人頭面上有浮腫,不得頓治使盡,即傷人,必當留少許,明日更治。此法大業六年,瑯邪郡莒縣令梁闊送擅持山善寂道場靈法師所行,神驗不傳。


受禁瘧法
  候燕初來時,以紙一張,濃點筆於紙上,望燕與點,燕沒乃止。後若瘧病人來,向云我患瘧,即語我與你治,你但去。陰押取一點,塞壁孔中,即癒。


又法
  正月元日呼牛馬時,火下將筆閉氣,多書紙上作「鬼」字,氣盡乃止。瘧病欲發時,押取一「鬼」字,與吞之即瘥。


受禁腫都禁法
  正月元日東方動時,以淨席一領,於寂靜無人之地,以井花水沐浴、漱口三遍,手持香炷,禮五方五帝君,咒願曰:弟子某甲,今日受天神咒,願救一切眾生苦。四方各禮三拜訖,想取東方青氣入口,滿七咽;南方赤氣、西方白氣、北方黑氣、中央黃氣等各七咽訖,向南東方閉氣,誦咒各七遍。七日持齋戒,咒曰:天之所圓,地之所方,受天神符,可以長生,二十八宿,其色亭亭,五色變化,與符合並,急急如律令。次咒曰:無根肉本,生無留停,大腫如山,小腫如粟,登高山,臨海水,旦起生,向暮死,急急如律令。須紫檀杷刀子,以刀杷按腫上,其腫疼痛,用前禁文。若不疼痛,用此禁禁之。然此二禁皆是正禁腫文。凡是惡腫,皆用此二文。其大腫,日別四五度,禁五日瘥。小者當日瘥。


大總禁法
  咒曰:朝日不良,為物所傷,上告天公,下告地皇,地皇夫人,教我禁瘡,仙人持水,玉女持漿,一唾止毒,二唾止瘡,三唾已後,平復如常,天雷馬鳴,瘡亦不驚,天雷地動,瘡亦不恐,皮相連,肉相當,不疼不痛,不腫不膿,急急如律令。用法:以刀子一枚,先吸一口水,捻鹽著口中,和水噀病上。若小兒驚恐,當噀地上二三過,駃唾病上。以口附近病上,誦禁,每一遍三唾,每七遍,一遍鹽水嗽口,三七遍成一禁也。若不瘥,多加遍數,取瘥為限。若百遍不差者,此病大重,不可救也,慎勿與治。


禁時氣病法
  頭痛,以刀隱痛處,唾禁如前緣。但有患疼痛處,皆用刀背隱而禁之。若金瘡、從高墮下、六畜狼虎毒蛇所傷、手足卒攣躄,凡百一切痛苦不如意處,並用此法禁咒之,悉得除癒,不可具載,男女並得受持。論曰:此之雜法,由禁師不能具美大法,所以須受輕法,易者約者,若受大法,此亦不須。


禁法大例第四


  論曰:用禁大例,誦禁文必不得出聲,令自耳聞聲,若聞之咒,即禁法不行,行之無益,慎之,慎之!受禁之時,不得令人、畜等一切見之,見之即不成。
  受法時,刀及水盆,皆不得曾經酒、肉、五辛用者。
  《神仙經》曰:對治禁,萬病擊同類:逢水難,土王擊之;逢土難,木王擊之;逢刀難,陽精擊之;逢鬼難,桃湯擊之;逢虎難,五常氣擊之。萬病擊同類對治,皆持刀、持桃、持火、持鑑、持水、持繩、持藥、持符、持戟、持弓、持箭、持弩、持食、持坐、持粉、持意、持神、持想、持氣、持畫、持石、持土、持鹽、持幡、持脂、持肉、持血、持面、持金、持玉、持印,故其法皆禁擊之。
  所須用禁之法,有請、有告、有祭、有害(善神,即飲食祭之住之;惡鬼,即剋之卻之)、有殺、有畏、有愛、有喜、有惡、有死、有走、有住、有滅,是故對治用時各各條列。
《仙經》曰:用禁有六法:一牙齒禁,意存氣至牙齒;二營目禁,開一目閉一目;三意想禁,存意以去想諸疾以除;四捻目禁,謂手上有一十五目。五氣道禁,謂吹、呼、呵、噓、嘻、呬。六存神禁、存諸神在。以食醮祭之,感天靈氣至。又鳴天鼓,叩齒是也。
  凡為人請療疾,出門三步咒曰:天殺黃黃,地殺正方,千鬼萬神,誰復敢藏,飛步一及,百鬼滅亡,急急如律令。
  若至主人家,先當解穢,即作「五龍水法」,手持水咒曰:東方青龍含水來,南方赤龍含水來,西方白龍含水來,北方黑龍含水來,中央黃龍含水來,五方五龍吐水沒殺邪鬼,急急如律令。訖,叩齒三百遍。咒曰:神水解天穢、地穢、生穢、死穢、人穢、鬼穢、身穢、病人之穢,速除去之,立令清淨,急急如律令。三噓三叱,以刀右攪三回,以右足跟蹴地三下,含水四方噴之,及噴病人上,盡令清潔。然後按法思神行禁,又存氣至牙齒令住,閉一目,存意已去,即捻目,然後用存七星在其頂上,存青龍、白虎、朱雀、玄武來護身,存大神在其前後,五星存之腹內,吐氣存如雲擊彼處。令如徐行,行步法乾坤,如此行按,即外邪不入五臟,神明自通,仍皆須審之,萬不失一。
  又法,欲向病人家,當須存想,作白虎吐火,燒病人家屋舍,皆令蕩盡。 又作龍舐病人身肉令盡,還作充滿悅懌,然後用氣急治之,欲擊物,一一皆如是。此令行禁,神明萬物,皆神效驗,須精審之。若唾熱病,以冷氣吹之二七,然後禁之。若唾冷病,以熱氣呵之二七,然後禁之。三唾之後行禁,禁後三唾,乃放 之。
  《仙經》曰:受符禁同法,先當修身潔己,安魂定魄,口勿妄言,潔齋百日,可致神仙。避逆惡氣,除滅災祥,可以長生。

掌訣法第五


  天師曰:若欲修之,先持齋戒,一如正月法,斷口味,絕房室。先取龍骨、烏頭、附子、犀角各一兩,以水三斗,煮取二斗,遍身澡浴。有餘者,明日更洗手面訖,以盆盛水,燒香,禹步三匝,口銜刀,北面長跪,讀前〈啟度文〉訖,誦所得禁文各三遍,一依正月戒忌即成,神驗。
  天師曰:得吾法者,上士升仙,下士遷官,庶人得之,益壽延年。父子兄弟不得相傳,傳必賢人,非賢勿傳,殃及子孫。
  又受禁法,咒曰:女口噙艾。一日誦七遍,七日止。凡禁病大例,禁一切病,先須口嚼楊枝,去口中穢氣訖,又嚼鹽,乃咒唾之。若犯一切口味者,即燒牛糞灰,淋取汁飲,漱服之。此除腹中諸穢,並作「解穢符水法」,還得清淨。此是「掌訣解穢法」也。
  凡游行人間,有所犯穢者,皆亦如之。
凡欲行禁者,皆須先捻鬼目,若與男禁,捻左手目,若與女禁,即捻右手目。
  一云:男子行禁,捻左手目,女人行禁,捻右手目,並逐四時王相,正面向月建,正心定意閉氣,三捻目,左營目,順天道,即成禁法,用之神效。左營目者,開左目,閉右目;右營目者,開右目,閉左目。凡禁訖,須解禁法。假令禁虎,須存作師子,捻虎目。若欲解之,還存作虎。
  一云:男番捻右手虎目,女番捻左手虎目。若欲禁狗,存作虎,捻狗目。若欲解之,還存作狗。以此為例,觸類長之,皆須仿此。
大指第一節是生人蛇虎頭。若有惡人侵犯己身,罵詈不止者,緩即捻之,急即閉氣押之,左營目,惡人即怒止也。若不止,則押喉。向官府門亦如之,一百步外預作之,乃入官,官見不瞋。欲禁虎蛇,亦依此法,即虎蛇避人入草,畏見人也。大指第二節是生人蛇虎喉。若惡人罵詈不止與人爭者,閉氣捻之,急即押之,左營目,令彼吃訥不能言也。
  第二指第一節是蛇虎目。治蛇虎瘡,閉氣捻之,己身及他人同。若見蛇虎便捻之,急即嗔怒而押之。第二指第二節是鬼目。欲見鬼、去鬼、擊鬼皆捻之,急則閉氣押之,左營目,九氣則鬼神立至矣。呼即去,吸即來,治病捻之。
  第二指第三節是生人目。欲藏身翳己與人鬥爭,及在深山曠野,皆須捻之,以伏眾人之言。急則閉氣押之,左營目,人不見己也。
  第三指頭甲下是蜂蠍及百鳥飛蟲之目。若人被蜂蠍螫捻之,七左營目,五氣則解之。若不瘥,押蠍目及人天二道,並捻掌心,即瘥。
  第三指第一節是地獄治鬼目。若欲禁諸神不令來去,閉目向王,閉氣五十息捻之。急即左營目押之。
  第三指第二節下是天獄目。欲禁鬼、攝鬼、卻鬼、殺鬼,皆向王閉氣捻之。急則押之,左營目。若為鬼魅所著,或惡夢魘,押之。
  第三指第三節是鼠目。一名天地獄,治鬼目。若住鬼、定鬼、住神,皆向王閉氣五十息,捻之,左營目。
  第四指次甲下是蚊子蚤蝨之目。欲除之,閉氣捻之。
  第四指第二節是都監目,一名神都目。都監者,監領一切諸神,都管一切諸鬼。欲召鬼神問其意,向王閉氣五十息,捻之,左營目,鬼神立至矣。
  第四指第三節是禁鬼目,一名蛇胎。欲行考鬼、令鬼、住鬼、問鬼,捻之閉氣。若入山澤,畏逢蛇蟒,當押蛇胎,令不來見人。及己逢,亦押之,蛇口禁不得開。
  第五指頭是天心,欲求天神,向王閉氣押之,神自來奉賽大佳。
  第五指第一節是游師目。
  第五指第二節是天師目。
  第三節是三師目。
  此皆是初學符禁法時,向王閉氣捻之九十息,左營目,啟請即有神驗。
  掌中一理是鬼道,欲誅符、破壙、斷鬼魍魎惡氣、伐神樹,皆向月建,閉氣五十息押之,左營目,神驗。
  凡欲咒敕符,皆須捻斷鬼道,使鬼常敬之。掌中一理,一名鬼舍,亦名地軸,亦名左都監鬼道目。欲誅符、破廟、除社公社地,或召諸鬼神,須有請問及治病,並欲解鬼,皆押左都監鬼道目,鬼神立至。若田野中浪宿,押地軸,令鬼賊及神皆不敢近人。若入神屋止宿,恐怕不安,押鬼舍,即不魘夢。
  掌中一理斜文,名食地;食地上一文,名天文;下一文,名人道。若入山澤畏逢虎狼,向王閉氣,押手虎口中,即不來。若已逢,亦押之,令虎狼閉口不開。
  第四指第一節名左金堂,若遠行求財,押之萬倍。
  第三指第一節名玉堂,欲求官覓職,押之必遂意。
  第二指第一節,亦名玉堂,欲求官押之。
  論曰:此掌訣直用,閉氣左營目捻之,無咒文也。禁病則皆須禹步,誦禁文,捻而用之。急則瞋而押之,緩則捻之。禁男用左手,禁女用右手,禁手之用,勿失左右也。
  凡禹步法,移步左右腳前後不同。凡欲作法,必先取三光氣,又禹步,然後作法驗矣。三光者,日、月、星,禹步者,或三步、七步、九步不定。若欲受三光氣者,極晴明日,向日兩腳並立,先所願事,隨意多少小咒之,然後取禹步三步也。所欲步時,先舉頭看日光,剩開口吸取日光明,即閉口塞氣至三步,始得放氣也。三步者,從立處兩過移兩腳,始成一步,三步即是六過移腳也。向日光禹步時,左腳先移,右腳後移。若向月、星二光禹步時,並右腳先移,左腳在後也,但步數不同耳。若向星禹步時,須滿九步也。九步者,向日中三步,更足六步耳,三三步合九步也。星者,即是北斗七星也。星中最須殷勤,所以須九步也。於日月中,或用三步,或所用七步也。咒願及閉氣方法,並如日中作也。受三光氣時,日必須明亮好晴日也。日是陽,月與星是陰;又左是陽,右是陰。是故受日氣時,左腳先移,受月星氣時,右腳先移也。又向星禹步作九步,時既長久,若一氣不得度,是以三步作一閉氣,則九步即三過閉氣也。咒願亦須三過願之。又須識北斗下三台星,男識免獄厄,女識免產厄。
  問曰:雖云兩過移兩腳成一步,猶未可好,其狀云何?釋曰:先兩腳正並立,先舉左腳迸前往,次舉右腳就左腳處正齊並立,此猶未一步;次第二又先舉左腳進往,次舉右腳就左腳住,方始成一步也。如此六過,雙移兩腳成三步。此是步法也。


禁鬼客忤氣第六


  咒曰:吾上太山府,謁拜皇老君,交吾卻鬼,語我神方,上呼玉女,收攝不祥,登天左契,佩戴印章,頭戴華蓋,足躡魁剛,左呼六甲,右呼六丁,前皇神,後越章,神師誅罰,不避豪強,先斬小鬼,後殺游光,何神敢住,何鬼敢當,一鬼不出,斬付魁剛,急急如律令。一云:吾上太山,道逢東王父,教吾殺鬼語,我有神禁,上帝王子,捕收飛祥,登天左契,佩戴印章,頭戴華蓋,足蹈天罡,先殺小鬼,後殺游光,何神敢往,何神敢當,縛汝正身,煮汝鑊湯,三日一治,五日一量,門丞收縛,灶君上章,吾含天地之氣,讀咒殺鬼之方,唾天自裂,唾地自缺,唾山自崩,唾水自竭,唾癰自潰,唾火自滅,唾邪自走,唾鬼自殺,急急如律令。
  又:吾為天師祭酒,為天地所使,身佩乾靈之兵百千萬億,在吾前後,羅列左右,何神敢住,何鬼敢當,正神當住,邪鬼速去,急急如律令。
  又:六甲六乙,邪鬼自出;六丙六丁,邪鬼入冥;六戊六己,邪鬼自止;六庚六辛,邪鬼自分;六壬六癸,邪鬼自死,急急如律令。
  又:神師所唾,嚴如雪霜,唾殺百鬼,不避豪強,當從十指自出。前出封侯,後出斬頭,急急如律令。七遍咒之。先咒水噴病人,然後咒之。欲殺鬼,然 後下刀。不差,更咒看之,手十指頭毛出。若咒病人時,當以單被籠病人頭,更遣兩人捉被單兩頭以遮前。病 人洗手莫拭,合手胡跪,然後咒之。

 

禁溫疫時行第七


禁時氣溫疫病法 (一日十禁,自防難,為人施,無限也)
  天封吾以德,地封吾以道,吾奉天威,取地武,吾遇石石爛,按癥癥散,左達右貫,貫骨達體,追病所在,何邪敢進,進者斬死,北斗七星飲汝血,叱叱滅手下,急急如律令。


禁時氣法 (亦禁水,沐浴身體令淨,去溫疫惡鬼)
  九真行道,邪氣敢當,元氣洞達,百邪消亡,伏羲女媧,五疽地主,流入四肢,主作千病萬病,上氣虛寒,皆以風邪鬼所為,急按急按,滅絕手下,急急如律令。出病家門禁法從病家門出,去門三步,啣禁閉氣左轉而去,然後咒之曰:
  一畫成湖,再畫成海,斬汝黃奴老古頭,不得追吾天師祭酒之後,急急如律令。便以左手畫背後地,因去勿反顧。


禁疫鬼文
  吾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天地夫人,教吾禁名,能禁疫鬼,汝從東來名曰狗,入人身中,倚於心口,神師咒汝汝自走。汝從南來名曰羊,入人身中,倚於肝腸,神師咒汝汝自亡。汝從西來名曰雞,入人身中,倚於皮,神師咒汝汝自衰。汝從北來名曰蛇,入人身中,倚於百脈,神師咒汝汝自厄。科斗七枚在吾目前,口是天門不得枉開。若唾東方甲乙木,木折;若唾南方丙丁火,火滅;若唾西方庚辛金,金缺;若唾北方壬癸水,水竭;若唾中央戊己土,土裂。六甲六乙,疫鬼自出;六丙六丁,知鬼姓名;六戊六己,疫鬼自死;六庚六辛,知鬼東西;六壬六癸,疫鬼自死,六亥六戌,百鬼速出。急急如律令。


禁時氣溫疫法
  東方青,溫吾肝中之氣。南方赤,溫吾心中之氣。西方白,溫吾肺中之氣。北方黑,溫吾腎中之氣。中央黃,溫吾脾中之氣。五方五溫,悉在吾身中,不得動作,即歸在實,急急如律令。


度惡世禁法 (一日十念,度惡世也)
  東方青帝甲乙君,南方赤帝丙丁君,西方白帝庚辛君,北方黑帝壬癸君,中央黃帝戊己君,千乘萬騎護衛吾身,前有萬石桃湯,後有萬隊將軍,主斬黃奴之鬼,欲行我者吾祭酒,父長甲,母奇仲,語我吾萬厄之中不近我,急急如律令。


禁時氣卻疫法 (一日十念,萬惡不近人也)
  吾是天師祭酒,當為天師驅使,頭戴日月北斗五星,吾有乾靈之兵十萬人,從吾左右前後,吾有太上老君、天地父母在吾身中,左手持節,右手持幢,何鬼不役,何神不走,何邪不去,何鬼敢住,急急如律令。


禁時氣溫疫法
  吾頭戴朱雀,足履玄武,左挾青龍,右挾白虎,前有萬石鑊湯,後有虎賁猛士,天騶甲卒在吾前後,黃奴之鬼去我萬里,急急如律令。


又禁溫疫法 (存青龍、白虎、朱雀、玄武,逐後禁之)
  咄!汝黃奴老古知吾否,吾初學道出於東方,千城萬仞上紫宮,靈鋼百煉之劍,利如鋒芒,斬殺兇咎,梟截不祥,叱汝黃奴老古,先出有禮,後出斬你,叱叱!急急如律令。


唾時行頭痛法
  南越太公還故鄉,壬申之唾自有方,神師所唾,上白太一皇天使者,督察不祥,威若山海,唾若雪霜,當吾者死,值吾者亡,妖精魍魎,自受其殃,急急如律令。

 

水逐鬼法
  習習詳詳,便生水光,直符使者,住立水旁,真正補虛,邪氣消亡,吾左手捉鬼,右手持鉞斧斬鬼死,急急如律令。


禁唾惡鬼法 (禁住亦得)
  吾從狼毒山中來,飢食真珠,渴飲武都,戎鹽一把,冷水一盂,口含五毒,常與唾居,但老君之唾,唾殺飛鳧,唾河則竭,唾木則折,唾左徹右,唾表徹裡,銅牙鐵齒,嚼鬼兩耳,速去千里,不得留止,急急如律令。


禁病粉大法 (禁住亦得)
  粉在紙中為神粉,舉手以摩體,百鬼走出,精魅魍魎,應聲散走出,天皇老教我唾粉,腹中跳踉,五臟安穩,錄保三氣,道保精神,急急如律令。


禁溫鬼法
  天門亭長外都使,欲得九卿縛鬼士,非子法住,左手持刀,右手持斧,斫黃奴,溫病之鬼何不走去,前出封侯,後出斫頭,急急如律令。

 

禁瘧病第八

咒瘧鬼法
  登高山,望海水,水中有一龍,三頭九尾,不食諸物,惟食瘧鬼,朝食三千,暮食八百,食之不足,差使來索,符藥入五臟,瘧鬼須屏跡,不伏去者,縛送與河伯,急急如律令。一云:登高山,望海水,天公下捕瘧鬼,咄!汝不疾去,吾家有貴客子各破,頭如東山,軀如東澤,不食五穀,但食百鬼,朝食三千,暮食八百,一食未足,催促來索,急急如律令。


禁瘧病法 (連年不差,治之即癒)
  若治之,須在淨處平地,以手小指畫地作「鬼」字,口中陰道病人生時年月日、姓名,以磚覆之,勿令知之,至三七日不開,永瘥。如三七日內開,其病還復發。若治必須知發時,逆前預治,勿使患人知之,大良。若丈夫左手畫之,女人右手畫之,陰為之,勿使人知,靜作大驗。


禁瘧病法
  唾瘧鬼,翁字園一作周。母字欲,大兒羸長吳,小兒如石,大女甑炊,小女魯子,因玉道將軍取瘧鬼,不得留停,速出速去,不得停住,急急如律令。


禁瘧鬼法
  南山一神字銅柱,出門入戶口有語,捉得瘧鬼大鑊煮。
  南山一神往長丘,早起至門繞家游,捉得瘧鬼斬卻頭。
  南山一神字辟邪,銅作髑髏鐵頷車,斧鑿作齒,金剛作牙,生吞瘧鬼三萬車,北斗七星知汝姓字,不得住家,急急如律令。


禁瘧鬼法
  登高山,望海水,使螳螂捕瘧鬼,朝時來,暮時死,暮時來,朝時死,捕之不得與同罪,急急如律令。


禁瘧鬼法
  將狗上山,下使入海,中有一蟲,不食五穀,只食瘧鬼,朝食三千,暮食八百,一食不足,下符更索,速出速去,可得無殃,急急如律令。


禁瘧病法
  日正中時正南立,取西北桃枝結項,兩手腳灰繞三匝,中心立刀曰:頭上戴九天,兩手把九弓,兩腳履九江,腹安四神,皆出自然,吾生食天,育養四神,上得精禁,能轉人身,蜈蚣蟒蛇,止殺汝身,並鬼子孫,急急如律令。


禁瘧鬼法
  先取一平磚,令病人在無人處,不得見人,大從月建向月破,以磚磨地令平,以手按磚四角,使不動,還以手發,磚立在前,可磚下書北斗,傍置三台,外盡孤虛,直取旬孤虛,其北斗中畫作小鬼,患人姓名年幾,置下在斗柄中。


  咒曰:小鬼字某甲,年若干,你從台入斗,瘧鬼斷後。若患人時,頭上先下,若非患人時,頭下先下,若無逆順,平下磚訖;若患人日一發,以手二七下打磚,若隔日發,三七下打磚,三日一發以上,四七下打磚訖;取磚傍土擁磚,即復左手取一把土散磚上而去,慎勿反顧,大驗。


  又以故筆畫六尺方,中畫作北斗形,皆以北斗相應其魁衡,必令開門,以身左行向斗魁,閉氣並足,俱前而立,咒曰:小鬼吾今出天門,入地戶,不得從我去住。遂出建上之門,急去不得反顧,即瘥,三七日不發。與人治患還得此患,必用此治。欲令患人還發,二七日內發之法:還取患人發,以足蹴磚,咒曰:小鬼爾從斗入台,瘧疾還回。即發。


禁瘧鬼法
  書桃枝一尺,欲發即用,噀病人面,誦咒文二七遍,擊著頭底。天姓張,地姓皇,星月字長,日字紫光。南山有地,地中有蟲,赤頭黃尾,不食五穀,只食瘧鬼,朝食三千,暮食八百,少一不足,下符請索,語你速去,即得無殃,汝若不去,縛送魁剛,急急如律令。
禁瘡腫第九


  咒曰:先奄腫上,閉右目,左目營之三匝,然後唾之。咒曰:三乘車,四獄吏,載癰神,棄都市,登高山,臨海水,呂河伯,捕癰鬼,大腫如斗,小腫如粟,吾唾一腫,百腫屏跡,唾汝二七,毒自出,急急如律令。


禁唾癰法
  禁唾一遍,一度刀割一二三四五六七。背陰向陽,吾朝晨行,女媧相逢,教我唾癰,從甲至乙,癰疽速出,從乙至丁,癰疽不生,從丁至癸,癰疽皆死。青癰、赤癰、白癰、黑癰、黃癰、血疽、肉疽,兄弟七人,吾皆知汝姓名,徒忍割汝,汝須急去,急急如律令。


禁癰腫法 (正面向東,從手把刀,按其邊,令匝以墨點頭。重重圍訖,然後急唾之,即癒)
  日出東方,乍赤乍黃,牽牛織女,教我唾方,若是癰應鉀空,若是痤應鉀碎,若是癤應鉀滅,若是腫應鉀壟,不疼不痛,速去速去,急急如律令。
  又法:取東壁土三丸,向井東置一丸,三咒曰:赫赫洞洞,日出東方,上有崑崙之山,下有清冷之泉,某甲患某處上有發癰,土入井中,天公當爛,石癰當散,七星北斗光,織女教我方,唾汝急出,不得留藏,急急如律令。又噓三七遍,置土井中,三丸三禁三噓之也。


禁五毒法(禁蛇亦得)
  吸東方青毒,南方赤毒,西方白毒,北方黑毒,中央黃毒,天毒地毒,水毒火毒,霧毒塵毒,死生毒,百毒之精,知汝姓名,天毒上升,地毒下藏,百毒止息,五毒滅亡,惡毒須出,毒腦破,毒腹出,毒腸止,不止不已,拘汝牙,折汝齒,吸吸叱叱,急急如律令。


禁腫法三七遍。
  骨肉皮膚,血氣空虛,遠入江海,急去無留,大腫如山,小腫如粟,唾一腫,千腫滅,急急如律令。滅一作死。


禁腫法 (七重右回,一氣朱書,皆以右手封之,指七過周於五指,右手持禁如法)
  咒封山山沒,封石石爛,封湖湖決,封火火滅,上白東王公西王母,教我神方,白刃封汝,大腫如山,小腫如米,封一腫,萬腫死,急急如律令。先以手按之久,令痛;次以金刀按之四邊,令散;以氣七呵,令熱;然後急氣七吹,令冷,陰陽氣定,然後卻唾之。
禁天下大腫法(別室中,以木屐相背,令以繩系定,上安一一禁一打。)

  令沒,以三七遍。東方青帝,攝青精之毒氣;南方赤帝,攝赤精之毒氣;西方白帝,攝白精之毒氣;北方黑帝,攝黑精之毒氣;中央黃帝,攝黃精之毒氣;五方毒氣,並及五精,內吾腹中,天下最尊者,莫大於五帝。天下最神者,莫及於五精,天下大惡者,莫過於五毒,吾舍五帝、五精、五毒與禁共居,其聲如雷,禁如風霜,經口即死,逢禁即亡。吾禁東方木木折,禁南方火火滅,禁西方金金缺,禁北方水水竭,吾上禁飛鳥落下,禁井泉枯竭,吾禁一腫百腫滅,吾禁盤石開,深澗契,天架摧,地柱折,曉停光,夜星滅,冬變雨,夏積雪,冷腫熱腫速消滅,急急如律令。


禁水腫方
  咒曰:天陽在上,人陽在中,陰陽在地,水從下流,唾腫消化,急急如律令。


太白仙人禁腫法
  先向王方三噓三吹,以刀約之,以手握之,訖,然後三噀之,禁曰:日出東方,雷起西南,蝦蟆白兔,食月中心,營月帶日,無所不通,大腫如山,小腫如珠,吾唾一腫,百腫自除,急急如律令。


  又法:一二三四五六七,百腫皆疾出,急急如律令。


  又法:日出東方如懸鼓,似白虎,吾能唾腫散,唾毒爛,急急如律令。


  又法:東方青帝禁駕青毒,南方赤帝禁駕赤毒,西方白帝禁駕白毒,北方黑帝禁駕黑毒,中央黃帝禁駕黃毒,吾有苦口,唾十瘥九,急急如律令。
禁一切腫法


  咒曰:吾口如天雷,唾山崩,唾木折,唾金缺,唾水竭,唾火滅,唾鬼殺,唾腫滅,池中大魚化為鱉,雷起西南,不聞其音,大腫如山,小腫如氣,浮游如米,吾唾一腫,百腫皆死,急急如律令。


  又法:咒曰:生在木間,那得來人間,石鹽一撮,清水一斗,故來治腫,南山石羊,其角如芒,左角抵腫,右角決腫,東海大鳥,飛來食腫,左翼掠腫,右翼裂腫,不疼不痛,不壞不膿,急急如律令。


禁癰腫法
  先叩齒三七遍,急噀,左營目即唾,咒曰:雷起地中,一聽其音,月生東盛,蟾蜍白兔,食月中心,榮衛不通結成癰,大腫如山,小腫如粟,唾咒一腫,百腫散死,急急如律令。


  又法:日出東方,赫赫煌煌,威威容容,天門亭長來捕癰腫,山名石,海多龍,天門亭長來捕摩,得便斬殺,莫聞羅,一唾當心,再唾都癒,急急如律令。
禁疔瘡法一云:初得之時,逆以禁,即除,愈當三七遍,唾之訖。


  咒曰:日出東方,乍赤乍黃,天上織女,教我唾方,疔公疔母,元出南方,疔公死,疔母亡,北斗真氣能治疔瘡,吾口如天門,不可枉張,唾山崩,唾石裂,唾金缺,唾火滅,唾水竭,急急如律令。


禁疔瘡法
  用水一置棗樹南,令搏樹,以刀子一枚安上,刀向樹,三指漫撮臨著刀刃上,胡跪,咒曰:上啟伏奴將軍,伏奴將軍能治療瘡,今是某年月日姓字某甲,年若干,患某處生疔瘡,或是浮漚疔,或是麻子疔,或是雄疔,或是雌疔,或是羊角疔,或是蛇眼疔,或是爛疔,或是三十六疔,或是驅失瘡,或是水洗瘡,或是刀鐮瘡,三頭著體於人,不量清淨七寸,棗樹下之水,洗之伏藏,急急如律令。


禁疔瘡法(先閉氣三遍,叩齒三十六通,閉氣,禁之三七遍,即瘥)
  東海大神三女郎,療疔有神方,以藥塗此瘡,必使疔公死,疔母亡,疔男疔女自受殃,星滅即癒大吉良,過時不去拔送北方,急急如律令。一云:東海大神三女郎,三萬細米簸去糠,三稱行捶灸疔瘡,云云。


禁喉痺第十


  吸喉痺父、喉痺母、喉痺婦、喉痺孫,天生汝時緣上百草露,誰使汝著人喉裡,拘汝牙,折汝齒,破汝頭,破汝脅,神不得動,不得留停,北斗知汝名吸吸,急急如律令。


  又法:吸日出陽,陽吸為喉痺腫毒所傷,莫癰莫痛,吸吸癒,急急如律令。


禁牙齒法
  用桃板長一尺二寸,正面南向閉氣書曰:「某州某縣鄉里女某甲,年若干,患口中左右若干齒痛。」三讀訖,埋三路頭,以石子蓋之,勿反顧。南山有一蟲名赤松子,不食五穀,但食口中齒,埋汝三路頭,塞汝用石子,埋汝著樹東,千年萬歲不得起,急急如律令。


又禁牙齒法
  用一枚杖,長三握,復取兩指團艾三炷,灸杖頭止牙上,咒曰:登高山,望海水,中有一蟲,黃頭赤尾,不食五穀,專食牙齒,吾欲治之,握兩指,神灸三壯,蟲死矣,急急如律令。


禁哽法
  南山大虎,北山狐狸,江中大獺,海中鸕鶿,某甲得哽,共來吞除,急急如律令。

 

又禁哽法
  四海盪盪,滑如苔上,五虎、四獺、三鸕鶿,共來食,哽速消除,橫者即入,順者即出,急急如律令。


禁目痛法 (以呵之三七遍,然後禁之)
  日出東方,赤如紫陽,兒子目痛,父母心傷,吾口一唾,明見四方,百藥千治,不如吾湯,若唾唾汝,汝眼毒消亡,急急如律令。


禁目痛法
  神師所唾自有方,日出東方,右陰左陽,瞳子生肉,瞻視無光,吾能誅罰,不避鑊湯,唾目二遍,還復故常,大吉神師,西嶽靈方,急急如律令。

 

咒禁產運第十一


  取蒜七瓣,正月一日正面向東,令婦人念之一遍,夫亦誦一遍,次第丈夫吞蒜一瓣,吞麻子七枚便止。丈夫正面向東行,誦滿七遍,不得見穢惡,受持之法,不用見屍喪,見即無驗。吾躡天剛游九州,聞汝產難故來求,斬殺不祥眾喜投,母子長生相見面,不得久停留,急急如律令。
 

唾運鬼法 (丈夫從婦人口中受取,婦人從男夫口中受取)
  天無樑,地無柱,五騎三龍使,九虎押運鬼,汝身長少許,或在人心肝,或在人心肺,或在人心膂,吾受東海王禁,故來追捉汝,急急如律令。
 

禁運鬼法
  先禹步三匝,左手持刀,右手持水,努目急氣,然後禁之、噴之曰:唾,東方青運鬼,字青姖,年七十;南方赤運鬼,字赤姖,年六十;西方白運鬼,字白姖,年五十;北方黑運鬼,宇黑姖,年四十;中央黃運鬼,宇黃姖,年三十;唾天皇地皇、六律九章,是公運子之鬼,未嫁之女,頭亂如筐,腹脹如莒,克害忠良,唾汝急出,不得留藏,汝若不去,吾遣張丞伯捉汝縛送鑊湯,急急如律令。一云:運子之鬼,未嫁之女,頭亂如筐,腹脹如莒,但行人間,不見運女,唾之還本主,速出速出,更不見汝,張丞伯王問,驅殺運鬼數萬千,速斷姻緣,東唾無辜,惡見運鬼來相呼,南唾無極,惡見運鬼來相逼,唾三寸刀,二寸刃,先治反支,卻治運唾,太山東門一把葦,舉高十丈治運鬼,初來如辟蜂,不著餘處當眉聚,一杯水唾運去,須臾不去當自死,急急如律令。
 

禁產難方
  先禁水一杯與服之,乃禁曰:天有陰陽,地有五行,星辰列布,日月精明,四時變化,不失其常,骨肉已成,四體已強,毛髮已就,今是生時,生遲何望,河伯在門,司命在庭,日月已滿,何不早生,若男若女,司命須汝,促出無遲,並持胞衣,急急如律令

 

禁金瘡第十二


禁金瘡法
  咒曰:吾被百箭,療無一瘡,一人挽弓,萬人驚張,一箭破於千陣,此禁亦是難當,急急如律令。
又法:正月一日日未出時,取四壁下土和酒、井華水,向東三拜,云:「吾受神禁,願大神如是。」四方各禮訖,口含酒水,四方悉噀。至日中還復如此,七日之中,鮮潔齋戒,不得惡言出口。
 

禁金瘡即定法
  先閉氣,噓三遍,呵氣七遍,唾之曰:日出東方,惠惠皇皇,上告天公,下告地皇,地皇夫人教我禁瘡,吾行步不良,與刀相逢,斷皮續皮,斷肉續肉,斷筋續筋,斷骨續骨,皮皮相著,肉肉相當,筋筋相連,骨骨相承。今會百藥,不如神師,一唾止痛,再唾愈瘡。北斗七星教我禁瘡,南斗六星使瘡不疼不痛、不風不膿,北斗三台轉星證來,急急如律令。
 

唾瘡法
  日出東方,育育陽陽,上白天公,下白地王,地王有女,教我唾瘡,皮皮相養,肉肉相當,令瘡不疼不痛、不風不膿,連筋續骨,肌生肉實,急急如律令。用王氣唾瘡良,便有驗神吉。禁血不止法 三七遍。日出東方,乍赤乍黃,南斗主瘡,北斗主血,一唾斷血,再唾愈瘡,青衣怒士,卻血千里,急急如律令。
 

禁瘡斷血法
  某甲不良,某甲不慎,為刀箭木石所傷,上告天公,下告地皇,地皇夫人教我禁瘡,一唾止血,再唾合瘡,兩皮相連,兩骨相當,新瘡莫痛,故瘡莫膿,急急如律令。
 

禁金瘡法
  吾是天師之子,為師之所使,執天有綱,執地有紀,一百二十禁咒,吾以受之,吾禁此瘡,金血須止,吾與天地同體,令瘡合,急急如律令。
 

唾百種瘡法
  神師所唾,口為雷門,唾為霹靂,雷公主陰,霹靂主陽,殘賊結氣,唾下消亡,急急如律令。
 

禁唾惡瘡毒法
  先閉氣三通,神師受告,大道最良,咒曰:百藥之長,不如吾之膏唾,吾仰天唾殺飛鳥;唾南山之木,木為之折;唾北山之石,石為之裂;唾北方之水,水為之竭;唾百蟲之毒,毒自消滅;唾百瘡之毒,生肌斷血,連筋續骨,肌生肉實。扁鵲盧醫,教我禁方三唾,何瘡不愈,何毒不去。天音神師,今在汝處,急急如律令。
 

禁水洗瘡法
  先左營目三周,開目視瘡中,閉氣一息欲止,然後禁之:無弱無強,為某所傷,清血無流,濁血無往。一青一黃,一柔一剛,皮皮相值,脈脈相當,南方止血,北方止瘡,東流海水,寒熱如湯,朝令淹露,暮令復故,醫王扁鵲,藥術有神,還喪車、起死人,不膿不痛,知道為真,知水為神,急急如律令。
 

禁漆著人法
  漆翼丹盈,漆翼丹盈,丹為兄,漆為弟,汝不漆杯以盂,乃漆人肌膚,刀來割汝,斧來伐汝,汝不疾去,鹹鹽苦醋唾殺汝,急急如律令。
 

禁漆著人法三七遍。
  一云:燒故漆器當著漆,急唾之。赤非非漆,賢丈夫,著車移,丙丁使者收攝之,不得著人體,不得著人皮,急急如律令。一云:妄!移移漆,賢丈夫,著車乘以盂,何由得著人皮膚,保辜保辜,收攝漆,賢丈夫,急急如律令。
 

禁火燭瘡法
  浮陽浮陽,火燒東壁,東壁窮爛,上付河伯,還付壬癸,火精毒滅,入地千里,急急如律令。

 

禁蠱毒第十三


咒蠱毒文
  毒父龍盤推,毒母龍盤脂,毒孫無度,毒子龍盤牙,若是蛆蛛蜣蜋,還汝本鄉,蝦蛇蜥,還汝槽櫪,今日甲乙,蠱毒須出;今日甲寅,蠱毒不神;今日丙丁,蠱毒不行;今日丙午,還著本主,雖然不死,腰脊僂拒,急急如律令。


禁蠱毒法
  取一赤雄雞淳色者,左手持雞,右手持刀,來至病人戶前,去屋溜三步,便三聲:門尉戶丞,某甲病蠱,當令速出,急急如律令。以雞頭柱病人口中,三遍畢,以苦酒二合,刺雞冠上,血內苦酒中,便與病人服之,愈。


咒魘蠱及解法
  天無梁,地無柱,魘蠱我者,還著本主,一更魘蠱不能行,一午魘蠱不能語,太山昂昂,逐殺魅光,魅翁死,魅母亡,魘蠱大小,驅將入鑊湯,急急如律令。 


  又咒曰:食鬼將軍,摩牙利齒,不食餘味,止食魅鬼,魅鬼九千九萬戶,少一不足,下符來取,魅鬼速還本主,不歸本主,反縛送與,急急如律令。


  又有將軍字屈丘,牙形帶劍持兜鉾,出門入戶遠地游,捉得魅鬼便斫頭。又有一神字窮奇,頭如破筐發強相,口如羅披惡神祇,不食五穀食魅皮,朝食一千,暮食九百,一口不足,使來便索,急急如律令。


禁五蠱時氣悉用此。 
  九真斗光,道氣并行,大寒小熱,當從內出,最巨。夷憂除烈,水火之光,宅中兇殃,大神丈人,入其身形,恍惚無常,大道正教,真道常行,邪氣急滅手下,急急如律令。


  又法:

  咒曰:東方青帝魘人鬼,南方赤帝魘人鬼,西方白帝魘人鬼,北方黑帝魘人鬼,中央黃帝魘人鬼。魘公字阿強,魘母字阿防,有人魘我者,還令著本鄉。誦魘二七,鬼走出;誦魘三九,魘鬼還向本主走,若當不走,吾語北斗,急急如律令。


禁遁注第十四

禁注法
  吾從天南來至北,食鹽三斗,飲水萬千,經江量海,手捉丘山,口含百毒,心懷蚰蜒,唾天須轉,唾地陷穿,唾石碎裂,唾火滅煙,唾鬼即死,唾水竭淵。東方之注自名醫,入人體中注心根,神師咒注注滅門;南方之注自名青,入人體中注百脈,神師咒注注即易;西方之注自名搖,入人體中注脊腰,神師咒注注即消;北方之注自名雌,入人體中注心脾,神師咒注注即移;中央之注自名雉,入人體中注十指,神師咒注注即死。四方之注盡已亡,惟我五臟永安強,急急如律令。禁注出血法三七遍,急噀之。


  東方之注自名羊,入人體中主腹腸,神師咒注注即亡;南方之注自名狗,入人體中主心口,神師咒注注即走;西方之注自名雞,入人體中主心臍,神師咒注注即迷;北方之注自名魚,入人體中主六腑,神師咒注注即無;中央之注自名雉,入人體中主心裡,神師咒注注自死。謹告病人身中諸注殃,若在心腹及胸腸,或在四肢並中央。謹告四方諸關節,急送血殃,三焦關元,下部膀胱,若有若無,不出者亡,速去百年毒,神符欲居汝處,急急如律令。


  又法:注父張,注母楊,注兄靖,注弟強,注姐姖,注妹姜,知汝姓宇,得汝宮商,何不遠去,住何所望,前出封侯,後出斫頭,前出與賞,後出與杖,汝今不去,住何所望,急急如律令。


  又禁注法
  東方青帝食青色之注,南方赤帝食赤色之注,西方白帝食白色之注,北方黑帝食黑色之注,中央黃帝食黃色之注,五帝之神食十二注,北斗七星食一百二十注。或食土公注,或食土母注,或食土子注,或食土婦注,或食土孫注,或食土孫婦注,或食生人注,或食死人注,或食飛屍遁注,大注消,小注滅,急急如律令。


  又禁注法三七遍。
  東方青注,南方赤注,西方白注,北方黑注,中央黃注,五方五注,何不速去,雷公霹靂,欲居汝處,吾唾山山崩,唾石石裂,唾火火滅,唾水水竭,吾唾五毒,逐口消滅,急急如律令。


  咒注文
  吾是太山之子,今為太山所使,口如天門,不可柱張,唾如毒藥,氣如秋霜,當吾者死,值吾者亡,五注之鬼,速出速去,不得留藏,急急如律令。此咒當晨朝日初出時,遣病人淨洗手面,向東方至心禮太山訖;更以水洗手,至心合掌正西立。師當在東,正當病人,面向南立,以北咒之七遍便愈。若不愈者,明晨更如是咒之,不過三朝,無不愈者。


禁唾飛屍入腹急切痛法
  請天上飛龍,窮奇白虎,眼如明星,腹如建鼓,齊功叩齒,主食惡鬼,入食飛屍,出食殃魅,人生於天,吞氣受道,身形之中,非汝所處,形中五部,各有所主,肝為青龍,肺為白虎,心為朱雀,腎為玄武,脾為中府,主御四方,上有真人赤城童子,下有咸池青腰玉女,各守部界,不得留住,方名道人,教來治汝,頭則法天,身法北斗,手為魁剛,口為金斧,主授六甲,直神輔汝,何鬼不出,何屍不走,急急如律令。


按摩卒中注忤魍魎法
  配陰脈十三,陽脈十五,二十八脈隨手上下,一脈一通,知汝有苦,男祥女祥,客死不葬,骸骨消散,流離道旁,驚恐馳走,責人酒漿,南山有一人名窮奇,不食五穀,但食鬼皮,朝食鬼父,暮食鬼母,食正欲壯,復索鬼子,急急如律令。

 

禁邪病第十五


  凡鬼邪著人,或啼或哭,或嗔或笑,或歌或詠,稱先亡姓字,令人癲狂者,名曰鬼邪,唯須伏鬼,遣之乃差。治之法:正發時,使兩人捻左手鬼門鬼市,兩人捻右手如左手法。鬼門者,掌中心是;鬼市者,腕後厭處是──伸五指努力則厭處是;腕後者,大指根兩筋中間是。一捻之後,不得暫動,動鬼出去,不得伏鬼;又不得太急,若太急則捻人力盡,力盡即手動,手動即鬼出;亦不得太緩,若太緩,復不能制鬼,惟須以意消息,令緩急得所。復使兩人投子刺兩肩井中,緩急如鬼門、鬼市法,以鬼伏為限。若不伏,稍稍急刺,若鬼伏,即稍輕刺之。若病人是丈夫肥壯者,則急刺之,量人之強弱,消息以意。若尖利,以布物裹之,勿令人傷。亦須誦咒,必臣伏。如狀貌中有似伏狀,不復相罵,下情求首叩頭求去,遣一人捉筆,咒師自間鬼之姓名,住何州縣鄉里,年幾貫屬,伴侶幾人;又問來意,有所須為何事來,一依病人口,筆寫之。若其臣伏,叩頭求去,不敢更住者,且停刺肩井等,依其所須,備覓發遣之;須食與食,須金銀車馬,即採畫人馬像,金銀彩帛,隨其形貌,悉盡作之。絹帛以白紙作,金以梔子染之。若是遠來之鬼,須給過所者,亦即給之,即日早發遣,或待後發遣亦得。送鬼之時,須桃符一板,長七寸,闊三指,綜綖一條,長七寸,以朱書板,上著年號月朔日子,鬼子鄉里姓名年幾,從人頭數,告五道大神、河伯將軍:上件鬼某甲等在我家中作如此罪過,捉獲正身,所索之物,並已具給發,遣速出去,不得久停,不得久住,急急如律令。


炬火禁邪法 (去百足、斷萬邪)
  敕粉火治邪,亦可以按摩病人。若欲斷邪鬼,以敕粉火,以一炬火著戶外,令病人住外;又師捉一拒火,作禹步燒粉,令病人越火入戶還床,以向者一炬送大門外道上,去門百步棄之,勿反顧。師取一盆水,著病人戶限內,以大刀橫上,亦可燃燈,置病人屋內,令晝夜不滅至病差。師捉火炬,燎病人身上隨多少。治病咒曰:粉良天火赫赫,天火奕奕,千邪萬惡,見火者避,急急如律令。


咒水噴病人法
  先取淨水一器,咒三,吸氣閉目,存鬼神怒五氣擊之。咒曰:持清持濁,持正持水,所為物無不消化,怒石石裂,怒木木折,邪不干正,危不入身,大道流行,攝錄邪精,神祇所怒,玉石皆化,何病不愈,何災不斷,速出速出,急急如律令。

 

咒水治百病法
  先取淨水,以器盛之,十咒曰:太一之水祖且良,舉水向口續神光,大腸通膀恍,盪滌五臟入胞囊,脾腎太倉,耳目皆明,百病除差,邪精消亡,急急如律令。吃之遍身,然後用之。

禁惡獸虎狼第十六


  夫草野山林行見惡蟲,但閉右目,以左目營之三匝,鬼神見之,伏而頭脅著地也。

 

禁虎入山法
  吾登行五岳,前置辟邪六駮,後從麒麟師子,揚聲哮吼,野獸猛虎,聞吾來聲,伏地不語,若不避吾,檄蟲殺汝,急急如律令。


敕禁虎法
  天一太一、李耳伯陽,教我行符,厭伏虎狼,垂頭塞耳,伏匿道旁,藏身縮氣,疾走千裡,舅氏之子,不得中傷,急急如律令。

禁蛇毒第十七


  三月三日夜,向北燒香,閉氣,誦滿三七遍,咒曰:日出東方,赫赫煌煌,報你蛇蟲,遠逃深藏,你若不比,鸛鵲步剛,食你蛇頭。吞汝入腸,大蛇死,小蛇亡,急急如律令。


禁蛇法
  押蛇頭咒曰:寅加卯,寅加卯。三遍即愈。若欲發蛇毒,押蛇尾,到誦之:卯加寅,卯加寅。蛇毒即發劇。一注:螫右相,押左手,自餘皆同。


  又法:庚寅卯,庚寅卯。三遍即愈。若欲令發,云:卯寅庚,卯寅庚。即發。


  又法:辰生巳,辰生巳。蛇毒即止,三遍即愈。欲令發者,云:巳生辰,巳生辰。即發。


禁蛇法
  一名蛇,二名蟾,三名蝮,居近野澤南山腹,蛇公青,蛇母黑,蛇公字麒麟,蛇母字接肋,犀牛角,麝香牙,鸛鵲嘴,野豬牙,啄蛇腹腹熟,啄蛇頭頭爛,蜈蚣頭,鴆鳥羽,飛走鳴喚,何不急攝汝毒,還汝本鄉江南畔,急急如律令。


禁蛇斂毒法
  暉暉堂堂,日沒亭光,姿擢之節,唾蛇萬方,蛇公字蚰蜒,蛇母字彌勒,汝從江南來江北,言汝何失準,則汝當速斂毒,若不收毒,吾有鴆鳥舌、野豬牙、蜈蚣頭、何沙,吾集要藥破汝,速出速出,斂毒還家,急急如律令。


  一法:
朱書此符,左手把之,閉氣唾禁,捻目向王為之。吾一唾開天門,再唾諸黃泉,天下有惡毒,皆來歸吾前,吾今捉你,一唾得千千,急急如律令。
  山鵲蛇、山蚱、山青蛇、澤青蛇、馬蛇、蛟黑似蜥蜴。上六種螫人不死,令人殘病,咒曰:吾有一切之禁,山海傾崩,九種惡毒,原出南廂,令渡江北,專欲相傷,吾受百神之禁,惡毒原出南邊,今來江北,截路傷人,吾一禁在後,你速攝毒,受命千年,急急如律令。
  白朔蛇、蒿脊蛇、赤蛇、黃蛇、水蛇、青蛇。上六種嚙人不傷,直禁即差。
  子蛇、尺八蛇、土蛇、沙蝨、毒到蛇、白蜴蛇、網蛇、蟒蛇。上八種蛇,人著者須藥治。咒曰:道邊一木,百尺無枝,鳳凰嘴如絲,速去速去吾不知,急急如律令。

禁蠍蜂第十八


禁法 (撚蛇目,閉氣向王為之)
  蠕神祇,八節九枝,兄字大節,弟字蠍兒,公字腐屋草,母字爛蒿枝,但自攝斂汝毒,不出去何為,急急如律令。


咒蠍法
  蹀蹀移移,八節九枝,公字腐草,母字篙枝。緣他籬落,螫他婦兒,何不收毒,欲住何為,山雞、戴勝,食汝四肢,頭破尾折,伏地莫移,急急如律令。一云:山雞頭,戴勝角,拉爾腰斷,不得動尾云云。
  又曰:蠍蟲毒止,速收你尾,河伯將軍,鐵鉗銅指,押你腰斷,不得動尾,急急如律令。


禁毒蠍螫人法
  先二日齋戒,正朝一日,日未出時,淨澡浴洗手,北堂東頭下,誦之三七遍,咒曰:天有八節,地有九枝,一非草木,二非蒿枝,上他床上,傷他婦兒,速去速去,戴勝來追,不痛不疼,不腫不膿,急急如律令。


禁蜂毒 法(捻蜂目,左營目,閉氣向王為之)
  東方青毒還東方,南方赤毒還南方,西方白毒還西方,北方黑毒還北方,中央黃毒還中央,黃蜂颺颺,黑蜂奕奕,王有小女,嫁與河伯,吾有銅掌鐵指,押汝便死,汝是小蟲,何不速去毒陰,吾曰大鳥敷翅三萬八千裡,不得張口,汝應是死,急急如律令。


禁蜂毒法 (捻蜂目,左營目,向王閉氣為之)
兄弟三人走出野,大兄名蝮,南山上下,中兄名蛇走田野,小弟名蜂看屋梁,堅如瓦,熱如火,二七唾,毒當墮,急急如律令。


禁惡蚝螫人毒法
  蛆似蜂著,著山叢,蚝似,著山腹,老蚝蚑,緣木枝,兄弟五人吾都知,攝汝五毒莫令移,汝不攝毒滅汝族,急急如律令。


禁惡蚝文 (一云:狐尿刺傷人腫,當息閉氣,治唾之即愈。一七不愈,三七遍)
  日出東方,乍赤乍黃,瓜熟離蔓,椹熟離桑,東家嚙人狗,西家好婦娘,咒此小蟲,雄狐毒死,雌狐毒亡,急急如律令。

 

禁狗鼠第十九


  咒曰:日出東方何堂堂,狗不名狗名大黃,皇帝遣汝時,令嚙猴與鼠,不令汝嚙人傷,若嚙人傷,白虎吞入汝腸,急急如律令。一云:不令汝嚙人傷,爛汝齒,腐汝牙,自不去,虎啖汝。云云。


禁狗毒法
  犬牙狗齒,天父李子,教我唾汝,毒出乃止。皇帝之神食汝腦髓,白虎之精食
汝之形,唾汝二七,狗毒便出,急急如律令。從氣噓呵之,捻狗目,左營目,向王為之。


禁狗令不咬人法 (捻狗目,向王閉氣,七息七禁之,令不咬人)
  吾口如天門,不可張,舌如拔劍,唾如秋霜,北斗照耀,列宿天蒼,畢集聲氣,正其發陽,牽牛持形,織女侍旁,此之小狗,咒之滅亡,天狗地狗,何反不走,欲傷我者,牙折口啞,急急如律令。一法下文不同,今不取。
  又法:取西廂屋檐下土,搗末絹羅之,和大苦酒,漬作團如雞子,於瘡上摩之。咒曰:東方木為折,南方火為滅,酉方金為缺,北方水為竭,中央土為絕。吾太上府逢西王母,教我禁毒,語我神方,東句枝,西句枝,庶民狂狗,咬我天公兒,急出急出,汝若不出,莫使我怒,吾能唾山崩,唾石裂,唾火滅,唾海竭,速出速出,急急如律令。如此三咒,擘泥中,見隨狗毛色有驗。又取灶中黃土,與水和作泥,丸如雞子大,摩瘡上,隨犬毛色,毒隨而出,擘破泥丸明視之。瘡痛,則又以一盆水瀉屋上,以器盛取以洗瘡,餘水破落地,則和為泥,封瘡上,擘中必見犬毛色,瘡不疾痛也。


禁狗文
  咒曰:汝是小犬,惡獸之餘,為物有幸,得與人居,汝命如泥,土精空虛,吾以西方白虎咬汝頭,汝毒急收,急急如律令。
凡向人家,先以腳踏門右,咒曰:主人某甲,家門丞戶尉、籬落諸神,主人有狗,黃白不分,師來莫驚,師去莫瞋,急急如律令。


禁狗不吠人法
  黃狗子,養你遣防賊捕鼠,你何以嚙他東家童男,西家童女,吾請黃帝灶君、震宮社土,付與南山黃斑、北山黑虎,左腳踏汝頭,右腳踏汝肚,向暮必來咬殺食汝。狼在汝前,虎在汝後,三家井底黃土塞汝口,吾禁你四腳踡不得走,右擲不得,左擲搦草,吾來上床,汝亦莫驚,吾出十里,汝亦莫起,急急如律令。


禁鼠令出法
  桃枝一枚,草索一條,咒曰:天皇地皇,卯酉相當,天皇教我壓鼠,群侶聚集一
處,地皇教我壓鼠,群侶聚集一處,速出速出,莫畏貓犬,莫畏咒咀,汝是貓之仇,又非猛獸之侶,東無明,南無明,西無明,北無明,教我壓鼠失魂精,群陽相將南一作西目失明,呼喚盡集,在於中庭,急急如律令。作此法時,於室中淨掃地,穴前遍掃之,桃枝以茅草索結杖中腹,以三個穴立呼之矣。


初越集鼠法
  初越時,以香湯浴身,灑室中及庭前地訖,用三盆三家漿粉,以刀子橫著盆上,以灰匝之,以筆一管,去盆三尺著地,所有穴前皆安灰,廣一尺,上作「子」字。一云穴上「紫」字。
乃咒曰:北斗三台,招搖所錄,天李目形,必歸所屬,寄食附人,穿穴我屋,胡為楊時,飯食欲熟,急敕鼠王,召集眷屬,大鼠小鼠,并須來食,側立單行,洗盪心垢,伏罪勿走,汝父小奚,汝母幽方,汝兄阿特,汝弟阿當,汝妹僕姜,室家相將,歸北坐旁,固告敕汝,莫以舊為常,急急如律令。


又去鼠法
  鼠必栗兜,牛必栗兜,蛾蛾必栗兜,犯犯必栗兜,母名必栗兜,三喚神來赴。欲辟之法,悉在華上,勿得東西。


解放鼠法
  日東向曠二里,西向曠二里,辟方八里,此廣闊耐停止,雞零星牽至廳,雞零祿牽至獄,汝等此中行,勿得與人相牽觸,當斷汝手足,急急如律令。


禁鼠耗并食蠶法
  咒曰:天生萬蟲,鼠最不良,食人五穀,啖人蠶桑,腹白背黑,毛短尾長,跳高三尺,自稱土公之王,今差黃頭奴子三百個,貓兒五千頭,舍上穴中之鼠,此之妖精,咒之立死,隨禁破滅,伏地不起,急急如律令。


越百怪法
  乾坤定位,陰陽化成,門丞戶尉,侍從交并,二十八宿,黑白赤青,千殃萬怪,急收汝形,吾知汝姓,吾知汝名,急須屏跡,不得久停,違者斬殺,萬不得生,急急如律令。又咒曰:日出東方,赤如紫陽,百怪妄起,損害忠良,吾口咒之,辟除凶殃,怪聞我咒,速去他方,禍去福來,萬惡潛藏,急急如律令。


護身禁法第二十


  咒曰:諾諾皋皋,左帶三星,右帶三軍,天翻地覆,九道皆塞,使汝失心,從此迷惑,以東為西,以南為北,人追我者,終不可得,明星北斗,卻閉千里,六甲反張,不避禍殃,乘車追我,折其轅軸,乘馬追我,掩其兩目,步行追我,腫其兩足,揚兵追我,刀反自伏,明星北斗,卻敵萬里,追我者亡,覓我者死,牽牛織女,化為江海,急急如律令。
 

  又法:太一神人曰:「凡欲遠行避難,若為惡人迫逐,厄厄之中,出門禹步三咒乃去,可以消災。追我者,迷惑五道,旋轉到還。惡人欲來侵己者,逆而卻之。」咒曰:東方青毒,南方赤毒,西方百毒,北方黑毒,中央黃毒,五毒之氣,今有某甲無道,欲來侵吾,被太一神符,歷行四海,乘風駕雲,使有限會;某甲懷惡逆之心,殘賊忠良,不肯休止,五毒之氣,并力收攝,付與地官,莫令某甲復懷惡心賊害之意,應時了命,言切千二百等,急急如律令。
 

若逢怨家惡人法
  先卻三步,捻生人喉,又以左足大指躡地,咒曰:北斗神君來滅惡人,斬截冤家某甲頭,送上天門,急急如太上老君魁剛律令。
又法:惡人欲來侵害者,先閉氣三噓,竊咒,勿令人聞。咒曰:頭戴朱雀,足履玄武,左佩青龍,右佩白虎,吾來到處,百惡悉走,吾有天丁力士,椎殺惡鬼,遠迸千里,急急如律令。
 

自防身禁咒法
  咄!某甲左青龍,蓋章甲寅;右白虎,監兵甲申;頭上朱雀,陵光甲午;足下玄武,執明甲子;脾為貴子中央,甲辰甲戌,急急如律令。上此一法,凡是學人,常以旦夕闇誦令熟,莫使聲出。若有縣官口舌,軍陣危險厄難之處,四方興功起土殃禍之氣,或入他邦,未習水土,及時行疫癘,但以晨夜數數存念,誦之勿忘。若吊喪問病,臨屍凶禍之家,入門一步誦一遍,出門三步誦二遍,皆先叩齒三通,并捻鬼目。
 

  又法:凡行山澤,晨夜恐怖之處,使人鬼惡總不相忤。咒曰:人皆濁,我獨清,人皆去,我獨停,人皆極,我獨丁,人皆枯,我獨榮,人皆破,我獨成,天長地久我與并,依文昌,游心星,登太玄,星紫庭,飲甘露,食陽精,佩日月,體安寧,乘三鳳,駕羽英,堅藏擇,九天仙公以形,急急如律令。被人所禁解之法 先捻生人喉,咒曰:煒煒煌煌,天有九柱,地有九梁,北斗七星,為我除殃,青龍在前,白虎在後,青龍飲汝血,白虎咬汝喉,頭破腦裂,汝死不擇日,急急如律令。
 

被人禁卻解之法
  噴之。行頭及天公亦是吾師,坐頭及天公亦是吾師,眠臥及天公亦是吾師,卻看天師欲作禁,吾解千禁萬惡,若有禁吾反自著,急急如律令。
 

禁令家和法
  南無伽帝伽帝膩,伽帝收溜避,南無阿乾陀羅呵,彌陀羅灌,陀沙婆呵。
 

  上此法,能令家內有不孝子、不順婦女皆孝順。用法:取一把土,咒三七遍,置家大門下,又咒一把置中門下,又咒一把置堂門下,又咒一把撒在井中,又咒一把置灶額上。如是七日,內外自然和順,但使行禁人精心咒之。
 

  又凡人行處不安穩,疑有恐怖之事,即以氣噀之,便以拒禁咒之曰:急令辟惡鬼,除制不祥,眾邪消盡,魍魎逃亡,神符宣流,以知天惡,當我者死,值我者亡,急急如律令。
 

  又法:唾三十六鬼,大鬼打頭,破作七分,如阿梨樹枝沙呵。凡行經神廟及斷虎狼,咒:吾為天地祭酒,當為天地,頭戴日月,身佩北斗,急急如律令。
 

禁惡人鬼火法
  咒曰:吾是元皇之孫,太上之子,口含聖真神氣,付與東西百鬼,隨吾驅使,吾東向一唾九木折,南向一唾八火滅,西向一唾金剛缺,北向一唾流水絕。道氣流布,隨吾所說,急急如律令。


禁賊盜第二十一


  夫欲出行,先畫地為壇,房中六尺,庭中六尺,野外六十步,置十二辰位,身居甲地,自呼名某乙,今欲出往某處徵討,時神保佑於我,吉昌三言乾,大呼青龍下。咒曰:六甲九章,天圓地方,四時五行,青赤白黃,太一為師,日月為光,禹前開道,蚩尤辟兵,青龍俠轝,白虎承衡,熒惑先引,辟除不祥,北斗誅罰,除凶去殃,五神導我,周遊八方,當我者死,向我者亡,欲惡我者,先受其殃,吾受北斗之孫,今日出行,乘青龍,出天門,入地戶,游陰中,履華蓋,去寇賊矛楯刀戟,戟弩見我摧伏,莫敢當禦,急急如律令。
 

禁賊法
  唾此惡賊,欲來狂圖,某甲者,或從東方青帝來,或從南方赤帝來,或從西方白帝來,或從北方黑帝來,或從中央黃帝來,欲來傷害人者,令其作事莫成,拔刀自刺,拔箭自射,吾於四道開通,盜賊伏匿,五兵摧折,蜂蛇莫動大尾,辟側百步,莫令相傷,吾禁五方惡賊,伏吾手下,不得浪行,急急如律令。


咒童子令說鬼姓字第二十二

  太上老君禁神,三呼三吸,以取其真。東方青帝木中精,南方赤帝朱雀形,西方白帝白虎神,北方黑帝乘舡行,中央黃帝黃龍聲。吾有其禁知天神,蓋不自發身歸誠,日南施,禁火精,日北施,禁五帝動,經我三禁,莫敢不來。神道神名,鬼道鬼字,蠱道蠱名,魁道魅字,偷道偷名,賊道賊字。高山騰蛇,下山騰蛇,高山之崎,下山之峻,或在天上,或在人間,河伯將軍,五道修羅,十二神將,登明君、天魁君、傳送君、小吉君、勝光君、太一君、天罡君、大衝君、功曹君、大吉君,速送速送,汝名不得久停,急急如律令。

天仇使靈符法(玉籙一本如此)
  右前件取清水半升,以刀子攪之,誦此咒三七遍,與小兒飲之。朱書前件,籙於小兒膊一作膝下,少時召鬼并來,小兒自見,一一問之,即道所作病、所作鬼,抄取姓名,發遣如治癲法,與過所遣之,如上說也。
  度符啟請神言曰:先上香,咒筆曰:以筆指口鳴六鼓,謹請東方青帝老君來下纏吾筆,謹請南方赤帝老君來下纏吾筆,謹請西方白帝老君來下纏吾筆,謹請北方黑帝老君來下纏吾筆,謹請中央黃帝老君來下纏吾筆。指天天傾,指地地寧,指鬼鬼死,指人人生,急急一如太上老君律令。
  請五方水度符言曰:謹請東方青龍真氣入吾水中,謹請南方赤龍真氣入吾水中,謹請西方白龍真氣入吾水中,謹請北方黑龍真氣入吾水中,謹請中央黃龍真氣入吾水中,謹請五方五龍真氣入吾水中。吾水非常之水,煮桃作湯;吾刀非常之刀,七星俠旁;吾口非常之口,內含魁罡。水在江中,名曰江水;水在井中,名曰井水;水在吾中,名曰清淨神水;水在吾口中,名曰太上老君解穢之水。吾水噀山山崩,噀地地裂,噀人人生,噀鬼鬼滅,急急如律令。
  灑水言噓,係天師陽平等二十四化真氣,臣某弟子,自稱道號某岳真人某先生,以今月今日今時奉為某家弟子,度某符,隨符言之。
  神符度,咒曰:日出東方,光耀表裡,行符敕水,出於老子,老子行符,從吾所使,東九夷從符行,南八蠻從符起,西六戎捉鬼軍,北五狄破鬼營,中三秦從符所攝,急急收錄,一鬼不去,斬付北岳,天有三皇,地有五黑,某所行符,自有法則,非當吾真,當符者死,值符者亡,一鬼不去,斬付魁剛,急急如律令。又曰:符主東方木折,南方火滅,西方金缺,北方水竭,中央土裂,符主天清地裂,人生鬼滅,急急如律令。
  噀水三口,度神符主符啟請:謹請虛無直符直事,三十六人從吾符行。謹請太清直符直事,今歲直符直事,今月今日今時直符直事各三十六人從吾符行,保某家弟子三災度脫,急急如律令。噀水三口,又曰:天圓地方,六律六章,神符燒香,災厄消亡,符到奉行,急急如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