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手小型空气压缩机:刘少奇生平年谱(1931--1940)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95后网站 时间:2019/08/24 17:42:00
1931年 三十三岁
1月7日 中共中央在上海召开六届四中全会。在共产国际代表米夫支持下,以陈绍禹 (王明) 为代表的“左”倾冒险主义开始在中共中央占据统治地位。刘少奇未参加会议,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
3月31日 出席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第十一次全会第九次会议。在讨论曼努伊尔斯基的报告时指出,与一九二五——一九二七年革命相比,当前中国革命的特征是,没有资产阶级参加,但具有资产阶级民主主义的性质。中国革命是中国无产阶级及其共产主义先锋队独立领导的工农革命运动;它采取苏维埃形式,为确立无产阶级和农民的革命民主专政而斗争。它能保证战胜帝国主义和封建残余,并能为转变到社会主义革命创造条件。它现在已拥有一支工农红军,即反对武装的反革命的武装的人民。同时指出,中国各地区革命运动发展得不平衡;工人运动远远落后于农民运动;在苏维埃地区,还没有实行彻底的土地革命;红军中还没有建立起坚强的党的骨干队伍,共产党目前还不够坚强,党的领导在紧要关头犯了严重的、盲动的“左”倾宗派主义错误。认为党必须实行布尔什维克式的团结,坚持不懈地在两条战线上进行斗争,努力巩固自己的队伍,在组织上和思想上进一步提高,并培养和补充新干部,同时还需要共产国际各支部以及全世界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支持和援助。
3月 校阅《中国职工运动材料汇录》,并为该书作序。序言说:这本小册子的价值在于有系统地叙述了一九二七年大革命前后几个重要地方的工人运动的情形,这些材料在中国有许多是散失了的。但这本书上面的统计表一般的是不正确的,不过现在无材料校正。又,对工人的生活状况不是按照产业部门来叙述的,还有许多矛盾的地方,并且极不完全。此外,对北方的顺直、山东等省,尤其是满洲,作者还看不见这些地方对中国革命职工运动的重要性。比如在满洲有将近五十万的产业工人,二十万森林工人及广大的雇农群众等,在作者是完全看不见的。这将引起读者继续轻视满洲及北方职工运动的心理。这是希望阅者注意的。
夏 以刘祥的笔名,给赤色职工国际写《最近中国职工运动,国民党工厂法、工会法与赤色工会目前的任务》的报告。报告在分析了中国经济政治危机更加深重、工人斗争继续高涨的情况后,指出国民党施行工厂法、工会法,解散和改组工会,禁止工人罢工及一切言论、集会、结社之自由,是与其进攻红军和召集国民会议的政策不可分离的。报告认为,应该向工人提议联合所有的工会及无组织的工人,用同盟罢工示威的方法,在经济斗争中联系到政治口号,联系到争自由的口号,去反对国民党的工厂法、工会法,反对国民党解散、改组、干涉工会的一切行动。那种认为国民党解散赤色工会我们就反对,解散黄色工会我们就不反对,是狭隘的宗派主义观点。报告指出,中华全国总工会工作中的错误和缺点有两点:第一,在经济斗争中没有运用下层联合战线,在黄色工会群众起来作经济斗争时,我们的口号总是“组织工人自己的赤色工会”,“打倒黄色工会”,而没有提出别的办法,使工人的经济要求得到胜利。第二,把各种纪念节的工作,作为赤色工会的中心工作。不是把纪念节的工作,服从领导经济斗争,提高群众的情绪,建立赤色工会的基础,而是把纪念节工作的目的,当作是游行示威。报告强调赤色工会目前的任务是,宣传群众,组织群众,与黄色工会的群众建立统一战线;用赤色工会的口号代替黄色工会的口号,揭破黄色工会领袖的欺骗和叛卖,与黄色工会领袖争取对工人运动的领导权。
9月18日 日本侵略军进占沈阳,九一八事变发生。
秋 由莫斯科回到上海,任中共临时中央职工部部长、中华全国总工会组织部部长。
10月5日 以仲篪的笔名,就《关于工运的意见》写信给中共临时中央,对目前工人斗争的形势提出了不同的意见。认为确定工人斗争形势是防卫的、反攻的或是进攻的,应根据下列三点:(一)资本进攻的形势,工人阶级的组织力量,在斗争中力量的对比关系,(二)工人在斗争中提出的要求和口号;(三)斗争中力量的重新组合。列举事实指出,目前在中国,资本继续进攻还是严重的,国民党黄色工会和雇主与帝国主义联合一致向工人阶级继续进攻也还是严重的。当前工人最迫切的要求是反对减工资、加工时、加重工作,反对开除、裁减工人,反对解散工会和剥夺工人自由等,对“改良工人生活”的纲领口号,认为“好是好,可是目前做不到”。这是与武汉、广州时代不同的。同时,因为工人组织不够和敌人的压迫,工人还没有如“五卅”时期那样广大的参加和表示自己在反帝运动中的威力。如果我们承认最近许多工人斗争是为反对资本和国民党的进攻,同时又承认工人斗争“绝不是防卫的,而是反攻的与进攻的”,这是不是矛盾呢?
10月上旬 中共临时中央派人同刘少奇进行了两次谈话,对他作了一个“总的批评”,认为他“站在工会系统上,有右倾机会主义的倾向”。
10月10日 以仲篪的笔名,就工运问题致信中共临时中央。信中对中央给予他的“总的批评”,表示不理解。信中说,我从赤色职工国际回来后,站在积极参加党的工作的立场上,的确提出了许多工作上的政治上的意见。这些意见是否正确被采纳,都在党的组织。但中央对我的这些意见,并没有个别的具体的指出错误在什么地方?要如何才不错误?就对我下了一个“总的批评”,要我接受。这就使我不能明了我的错误之所在,也就无法纠正错误,无法接受中央的批评。请求中央再派一个人来和我谈话,具体的指出我的错误之所在,以便纠正。信中还表示,我将继续积极的向中央提出在各种问题上的意见,来和同志们讨论,并将继续平日的工作。
10月21日 和黄平共同署名,给赤色职工国际执行局委员会去信,报告中国赤色工会的领导、组织状况及目前的工作部署。
11月7日—20日 中华工农兵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江西瑞金召开。大会宣告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成立。刘少奇未出席会议,被大会选为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
11月 撰写《建立辅助组织问题》和《反对国民党管理海员新章》两篇文章,署名仲篪,发表在十二月一日出版的《工运指南》第一期上。《建立辅助组织问题》一文认为,工人阶级除了建立基本组织如政党、工会外,还必须建立辅助组织,如工人合作社、俱乐部、及其他文化的、互助的工人团体等。这些辅助组织,是工人群众在某些利益需要的基础上形成起来的。借着这些辅助组织,可以取得公开半公开的机会,来进行赤色工会所要做的一些工作;可以利用这些团体团结一部分工人,扩大我们与群众的联系;在这些团体的群众里面和会议上,可以扩大我们的宣传影响,用赤色工会的纲领来教育工人,并可在这里面吸收会员等;在罢工中或准备罢工时,发动这些组织来帮助罢工。《反对国民党管理海员新章》一文指出,国民党南京政府为了压榨海员的血汗和镇压海员的斗争,颁布管理海员新章。这是国民党压迫工人阶级、反对革命斗争整个政策的一部分。中国工人阶级尤其是海员要组织自己的力量来反对国民党的压迫和进攻,联合红军推翻国民党的反动统治。
撰写《加紧领导工人的自发斗争》一文,署名仲篪,在《工运指南》第一期上发表。文章指出,领导目前工人的自发斗争,来反对资本家的进攻和帝国主义、国民党的政治反动,是赤色工会目前特别重要的任务。赤色工会必须面对日益发展的工人斗争,提出自己的独立主张,组织自己的独立领导。文章认为,目前工人的自发斗争,只有在赤色工会的领导之下,才能实现他们的要求和发展到更高的阶段上去。也只有在领导斗争的过程中,才能扩大我们的组织,强大我们的力量。“赤色工会应使自己的工作不拘束在狭小的秘密组织之内,必须逐渐使工作发展到一切企业中和斗争的群众中去。”文章号召:加紧领导目前工人日常的切身利益的斗争!不要放过任何的机会!
12月11日 撰写《在目前反帝运动中赤色工会应努力的工作》一文,署名仲篪,发表在十五日出版的《工运指南》第二期上。文章认为,在目前反帝运动中,赤色工会要领导群众运动走上更高的阶段,吸引更广大的群众,就必须实现工人的总罢工,建立群众组织,充实民众救国联合会的群众基础,努力发展民众武装。工会应努力动员工人群众来参加一切群众反帝反国民党的运动,派代表参加民众救国会及其所召集的一切会议,参加请愿,并将请愿转变为示威,使工人成为群众运动主要的领导成分。工会应努力组织反帝反国民党的罢工,使罢工和示威汇合起来。应使工人的经济罢工与反帝反国民党的罢工联系起来, 坚决揭穿“劳资合作,一致救国”的反动理论。赤色工会要与黄色工会里面的工人群众建立下层统一战线。赤色工会应在群众中提出并广泛宣传自己的独立主张和口号,并善于利用公开来作非常有效的活动,使我们的主张能够广大的普遍的传播到群众中去。上海工联、海总、铁总及天津等地,工会应出版经常的日报,并保证报纸的发行能够大部分到工人手上。这是十分重要的工作。
[1][2][3][4][5][6][7][8][9][10]

【推荐给朋友(请填写Email) 】
【关闭窗口】 (责任编辑:杨立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