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手小扣扣:寂寞让侬如此多情——写词的宋朝女子(一)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95后网站 时间:2019/08/24 14:44:07




   

 寂寞让侬如此多情

              ——写词的宋朝女子(一)

     作者:青若魂     编辑:阳光麦香 

 

        说唐朝是我国历史上最强盛的时代,那么宋朝就是经济和文化教育最繁荣的时代。宋朝施政方针是重文轻武,历经十八位皇帝三百二十年。宋朝虽然最终被元所灭,但在这个时期,不仅造就了数以百计的才子,同时也造就了许多才女,这是特定的环境之下所产生的必定性。唐朝是开放的时代,也是中国历史上女性地位最高的时期。女性皇帝武则天的登基,使得女性得到了空前的解放,抒写中国历史崭新的一页。那种大力提倡女性识字读书,大大的提高了女性的地位,使女性迎来了一片曙光。这种读书的风气直接影响到宋朝,从此更多的女人不仅是容貌上的神采飞扬,还有知识上的文采飞扬,就是这样的环境下,孕育了大批的美才女。

 

        在宋朝,确切的讲,其实在北宋时期,女性的地位还是较高的,只是到了南宋,由于程朱理学得到了进展,女性受到了很大的束缚,从女性的“三寸金莲”中就不难看出。他们虽然宣扬着“女子无才便是德”,鼓吹着“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可偏偏有一些女性不怕这种束缚,公开叫板。这就是知识带来的力量和勇气。她们有着自己丰富的精神世界,发挥着自己的扫眉之才,在那些枯燥的女工生活里,在那些**无助的夜晚,抒写了一首又一首足以令男性也自叹不如的绝妙好词。可以说,宋朝的才女是所有朝代中文学成就最高的。只不过,才女们不仅只是多才,而且是多情的。如果套用现在的一句话来说,那就是,“其实,姐写的不是词,是寂寞”。

 

        一,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李清照

 

        李清照(1084─1155)南宋女词人,汉族,济南章丘人,婉约派代表词人。有《易安居士文集》等著作传世。

       配偶:赵明诚

       号:易安居士

       爱好:写词,喝酒,博彩,踏青,读书,书法,绘画,音乐

       词集:《漱玉词》 

      籍贯:山东济南

      寂寞程度:7★       最具寂寞代表小令: 

     《武陵春》

      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醉花阴》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愁,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一剪梅》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浣溪沙》

     莫许杯深琥珀浓,未成沈醉意先融,疏钟己应晚来风。

      瑞脑香销魂梦断,辟寒金小髻鬟松,醒时空对烛花红。

 

    《诉衷情》

    夜来沈醉卸妆迟,梅萼插残枝。酒醒熏破春睡,梦断不成归。

    人悄悄,月依依,翠帘垂。更挪残蕊,更拈馀香,更得些时。

 

    《忆秦娥》

    临高阁,乱山平野烟光薄。烟光薄,栖鸦归後,暮天闻角。

    断香残香情怀恶,西风催衬梧桐落。梧桐落,又还秋色,又还寂寞。

 

    《临江仙》

    庭院深深深几许,云窗雾阁常扃,柳梢梅萼渐分明,春归秣陵树,人老建康城。

    感月吟风多少事,如今老去无成,谁怜憔悴更雕零,试灯无意思,踏雪没心情。

 

                 《蝶恋花》

              暖日晴风初破冻,柳眼梅腮,已觉寂寞动。酒意诗情谁与共,泪融残粉花钿重。

            乍试夹衫金缕缝,山枕斜欹,枕损钗头凤。独抱浓愁无好梦,夜阑犹翦灯花弄。

 

           把你搁在第一位,实在不是说你为最寂寞的女人,那是因为你的才气,所以你不要觉得委屈。

           我知道,你当“自是花中第一流”,也知道,你是“此花不与群花比”。于是,你以花为容。

           “人悄悄,月依依”,“卧看残月上窗纱”,其实,月就是你的神韵。

         “玉骨冰肌未肯枯”、“玉瘦檀轻无限恨”,从此,玉就是你的骨。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酒醒熏破春睡,梦断不成归”。以后,酒不再是酒,那是你的泪。

       “帘外拥红堆”、“雪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我想,雪就是你的寂寞。

        无论午后,还是夜半,我依旧能想象出,你是怎样一个蕙心纨质的大家闺秀。

        着一袭素色淡淡的罗裳,两只纤纤酥手,正初试着梅妆。那温婉如水的青丝,还是斜插着那朵“春欲放”吗?也许是一朵梅花吧!那个露浓花瘦的清晨,你在小院里尽情地荡着秋千,半空中总是荡漾着你银铃般的笑语。还有那个美丽的黄昏,你也终于载着一叶兰舟回家,如惊鸿的倩影嬉戏在一滩鸥鹭里。你那柔情的一剪秋波,还有你那含羞的一面风情。在多少个梦醒酒后,挽袖研磨,书写着你的半笺娇恨。多愁善感的你善于捕捉那些灵性的句子,伴随着淡淡墨香,缕缕花香,阵阵酒香。你是先醉了你自己,然后再醉了千百年后的我。

        “更挪残蕊,更拈馀香,更得些时”。我明白你的无聊;“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我领会你的苦;“试灯无意思,踏雪没心情"。我理解你的心情;”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我知道你的心思;”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我懂得你的无奈;“寻寻找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我同情你的际遇;“梧桐落,又还秋色,又还寂寞”。我更清楚你的寂寞。

        尽管你晚年是如此的**,如此的凄凉,但从你的词中,我丝毫看不到你的那种哭哭啼啼。虽然,你也是水做的骨肉,可你不是林黛玉,你是坚强的李清照。也许,明诚逝去的那年,你已经把眼泪默默地流干了。国破家亡早已耗尽了你的泪水,你心里只能是滴血了。记忆就是记忆,现实也就是现实。再完美的梦,再美好的过去,到如今都会演变成一种凄美。我相信人生有着不同的打击,只是这种打击给予你太大了,太过分了。风鬟霜鬓的你,是无可奈何的“不如向、帘儿底下,听人笑语。”我难以想象你当时是怎样一路走了过来,承受着巨大的打击,又是如何把痛苦,寂寞,一一化解的?我只能心痛地说,是你那优美的句子帮你承载了所有的不幸。因为,那时候,只有文字才是唯一能支撑你的一切。

 

        其实,你算不上是最寂寞的女人,在你身后,你知道有多少象你这样的女子吗?

        你要知道,你当之无愧的坐上了千百年来才女的第一把交椅。你在中华文学史上书写下了惊天的一笔,辉煌的一页。你的作品如今已被翻译成英、俄、法、德等多国文字,引起了世界的关注和爱好。国际天文学会命名了水星上十五座环形山,而你的名字正在其中之一,你是我国历史上唯一一位被获得如此荣耀的女性。你影响的何止是我一人?你就如天边那轮月儿,依旧明亮地照亮着许许多多的后人。

    如果,现在还有人再问我,李清照是男是女?或者问李清照是清朝的吗?我真的是……

 

    二,人怜花似旧,花不知人瘦。——朱淑真

 

    朱淑真:(?——约1131)宋代女词人,一作淑贞,后人称之“红艳诗人”。

    配偶:不详

    号:幽栖居士

    词集:《断肠集》

    籍贯:浙江杭州

    爱好:饮酒,踏春,诗词,化妆,舞蹈,读书,书法,绘画

 

    寂寞指数:9★

 

    最具寂寞代表小令:

    《谒金门·春半》

    春已半,触目此情无限。十二阑干闲倚遍,愁来天不管。

    好是风和日暖,输与莺莺燕燕。满院落花帘不卷,断肠芳草远。

    《减字木兰花·春怨》

    独行独坐,独唱独酬还独卧。伫立伤神,无奈轻寒著摸人。

    此情谁见,泪洗残妆无一半。愁病相仍,剔尽寒灯梦不成。

    《鹧鸪天》

    独倚阑干昼日长,纷纷蜂蝶斗轻狂。一天飞絮东风恶,满路桃花春水香。

    当此际,意偏长,萋萋芳草傍池塘。千钟尚欲偕春醉,幸有荼蘼与海棠。

    《菩萨蛮·秋》

    秋声乍起梧桐落,蛩吟唧唧添萧索。欹枕背灯眠,月和残梦圆。

    起来钩翠箔,何处寒砧作。独倚小阑干,逼人风露寒。

    《蝶恋花·送春》

    楼外垂杨千万缕,欲系青春,少住春还去。犹自风前飘柳絮,随春且看归何处。

    绿满山川闻杜宇。便做无情,莫也愁人苦。把酒送春春不语,黄昏却下潇潇雨。

    《生查子·元夕》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初合双鬟学画眉,未知心事属阿谁?待将满抱中秋月,吩咐萧郎万首诗。”打少女时代,她就向往着美好的爱情。她虽然有着李清照的才气,可是婚姻却没有她有运气。感情上的失落,婚姻上的不幸,是她心灵上无法弥补的创伤,令她一度寂寞消沉,直至香消玉损。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父母之名,将她推向冰冷的深渊的同时,她的梦想也就随着跌了个粉碎。你要知道,她是多么的不甘心,丈夫对她的温柔不闻不问,对她诗词也不屑一顾,这个傻男人身上不仅始终沾满着铜臭的味道,此人还经常打骂朱淑真,甚至带**女回家过夜,简直就是个白痴。或许,类似更多的故事一样,一开始,他们就是个错误。如果非得把这个错误强加在一段婚姻上,那就是一个悲剧的诞生。

      “土花能白又能红,晚节由能爱此工。宁可抱香枝上老,不随黄叶舞秋风。”这不是她的清高,这是她发自肺腑的呐喊,是一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决心。这样的诗句如今读来,不得不让我们为之钦佩和震撼。多少次“梨花细雨黄昏后,不是愁人也断肠”。又是多少回“斜风细雨作春寒。对尊前,忆前欢,曾把梨花,寂寞泪阑干。”她一面憎恨着不幸的婚姻,一边渴望着那个曾经相爱着的“萧郎”能将她寂寞离苦海。爱与恨的纠缠,使得她寂寞和痛苦到了极点。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幸福的时光仿佛只肯赐予她那么几回。““娇痴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怀。最是分携时候,归来懒傍妆台。”这样的词,在当时读来,只怕会让不少人大惊失色。这就是胆大心细的朱淑真,向封建礼教正式的挑战。“何如暮暮与朝朝,更改却、年年岁岁。”她追求的不是那朝朝暮暮,而是迫切想和心上人一生的持子之手,白头偕老。

    “展转衾裯空懊恼,天易见,见伊难。”现实的残忍逐渐使她意识到薄情郎的无能,她感觉还不如一个青楼中的歌伎。

     歌伎在遇到知音的时候,尚可买断契约,能与心上人从良携手而去。而自己呢?还这么的年轻,就像一朵鲜花插在那牛粪上,实在是一种难以忍受的折磨。

    “独行独坐,独唱独酬还独卧。”每天都是这样的寂寞与折磨,心理承受能力一旦达到了极限,那就是意味着到了生命的尽头。既然已经是“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的时候了,那么“质本洁来还洁去”吧!于是,一代才女在一片清亮的湖水里最终结束了她那**的青春。遗憾的是,在那个可恶的封建时代,父母为了保全所谓的名声和惧怕流言蜚语,竟然将她遗留的诗词四处找来清理焚烧。所幸的是,生前有一些诗词早已被邻人或者亲戚朋友所保存的就“幸免于难”了,更是多亏了一个叫魏仲恭的人,在她死后不久,将她幸存的诗词一一重新整理,所以使得我们今天有幸能观赏得到才女的好诗美词。她的生命虽然结束了,但她的那首《断肠迷》却永远的成为千古绝唱:

    下楼来,金钱卜落;“下”字“卜落”为一

    问苍天,人在何方;“天”字“人”去为二

    恨王孙,一直去了;“王”字去“一直”为三

    詈冤家,言去难留;“詈”字“言”去为四

    悔当初,吾错失口;“吾”字失“口”为五

    有上交,无下交;“交”字“有上”“无下”为六

    皂白何须问;“皂”字去“白”为七

    分开不用刀;“分”字“不用刀”为八

   今莫把仇人靠;“仇”字“莫”“人靠”为九

    千里相思一撇消。“千”字“一撇消”为十

    全词分为十句话,却句句写得是分道扬镳的意思。她一生的悲切与愤懑交错在一起,一生的爱和恨融入了其中。既抒发了自己怨恨决绝之情,又对薄情寡义的丈夫进行责备。这首词叫绝的地方其实是,你把每句话作为“拆字格”修辞的谜面,谜底正好顺次为“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这十个数字。

    可是,千里的相思,岂能是潇洒的一个“消”字了得的?

    是啊,朱熹的确说过:“本朝妇人能文,只有李易安与魏夫人”。我就知道朱老头子不会把朱淑真算进来的。论才学,自然李清照第一,之所以忽略了朱淑真,那是因为她跟您老一直唱着反调,在你眼里是那种叛逆不孝的,离经叛道,不守妇道的女人,即使她是你的侄女,所以朱老是不会宣扬她的。凭心而论,我认为朱淑真的才学绝不在魏玩之下,最起码是可以和她们平分秋色的。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爱与恨,对和错,总是纠缠不清。也许,真的是没有绝对的事。当我们苦苦寻找的那份爱,当我们来之不易的那份情,也许只是个美丽的幻觉。读一个人的诗词,就是渐渐走进她的内心世界,走进她的情感空间。我一直都想真正读懂于她,无奈学识有限;我曾经也想研究于她。也苦于时间的不足和现实的诸多牵绊。我只能在她遗留的诗词里,轻轻地触摸那片伤痛。 

    三,泪湿海棠花枝处,东君空把奴分付——魏玩

       魏玩:(?——约1090)出身世家,是诗论家魏泰之姊,北宋丞相曾布(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巩的弟弟)之妻。

    配偶:曾布

    号:无(字玉汝)

    词集:《鲁国夫人词》

    籍贯:湖北襄阳

    爱好:饮酒,踏春,诗词,读书,

   寂寞指数:10★

    最具寂寞代表小令:

   《菩萨蛮》

    溪山掩映斜阳里。楼台影动鸳鸯起。隔岸两三家。出墙红杏花。

    绿杨堤下路。早晚溪边去。三见柳绵飞。离人犹未归。

    《定风波》

    不是无心惜落花。落花无意恋春华。昨日盈盈枝上笑。谁道。今朝吹去落谁家。

    把酒临风千种恨。难问。梦回云散见无涯。妙舞清歌谁是主。回忆。高城不见夕阳斜。

    《点绛唇》

    波上清风,画船明月人归后,渐消残酒。独自凭阑久。

    聚散匆匆,此恨年年有,重回首。淡烟疏柳。隐隐芜城漏。

   《武陵春》

    小院无人帘半卷,独自倚阑时。宽尽春来金缕衣。憔悴有谁知。

    玉人近日书来少,应是怨来迟。梦里长安早晚归。和泪立斜晖。

    《卷珠帘》

    记得来时春未暮。执手攀花,袖染花梢露。暗卜**共花语。争寻双朵争先去。

    多情因甚相辜负。轻拆轻离,欲向谁分诉。泪湿海棠花枝处。东君空把奴分付。

    《系裙腰》

    灯花耿耿漏迟迟。人别后、夜凉时。西风潇洒梦初回。谁念我,就单枕,皱双眉。

    锦屏绣幌与秋期。肠欲断、泪偷垂。月明还到小窗西。我恨你,我忆你,你争知。

    “绿杨堤下路,早晚溪边去;三见柳绵飞,离人犹未归。”同样是和李清照一样,因丈夫在外为官,不能随便带着家眷而去,所以只能将夫人搁置家中。这个至今想来实在是觉得不是个确切的理由。即使在宋朝有这样的规定,你也不应该将其冷落几年吧?哦,你寂寞了,你可以寻花问柳,逍遥快活的。那你家夫人呢?你一冷落就是三年。

    魏玩比朱淑真更为寂寞,更为痛苦。因为魏玩是一个提倡并恪守封建伦理道德的女人,就是这样的循规蹈矩,所以多次受到了宋神宗的褒奖,封了个“鲁国夫人”。

    “别郎容易见郎难,几何般,懒临鸾,憔悴容仪,徒觉缕衣宽。”这种聚少离多的日子实在是太平常了。即使她装扮得再美丽,再怎么贤淑温柔,这个男人恐怕也只是熟视无睹吧?不是曾布性冷淡,那是因为他的心,早已不再属于魏玩了,他的心已经移情于一个姓张的宫女身上了。

    初见,初见,男人永远只会恋上那种心旌摇曳的美丽时刻。君不知“候门一入深似海”,与其说是嫁入了候门,不如说是嫁给了寂寞。在数以万计的女人眼里,都会认为我将是幸福的归宿,却不知我那些郁郁寡欢的日子。

    心中曾经钦慕的萧郎,从此只怕是如同路人。我不要这所谓的荣华富贵,我宁愿只是那当年的一个村姑,在你身边日以继夜的相伴。我宁愿只拥有那一段刻骨铭心的日子,将两颗红豆轻轻滑入你温暖的手中,对你说声:日后见豆如见人。那怕是我最终化作轻烟,消逝在江南的绵绵丝雨中。因为我宁愿融入这个凄美的故事,也不想那种寂寞的煎熬。只惋惜我不是慧娘,我只是一个曾经被人称赞着为才德兼备的女子。我今生再也不会有着那浪漫而美丽的邂逅了,我的寂寞在离愁别恨里层叠,我的寂寞在诗词里排遣。

    “昨日盈盈枝上笑。谁道。今朝吹去落谁家。”我的宰相夫君啊,你的官倒是越做越大,可是你的心却是离我越来越远。才女鱼玄机曾经说过“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其实何止是她一人怎么想?更是千千万万女性的心声。你身为宰相,可是你知道这句话的内含吗?“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你又懂得这个道理么?如果你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呢?

    “谁念我,就单枕,皱双眉?”寂寞是一般人难以忍耐的,也许你不曾有过真正的寂寞。传说有一个寡妇,每晚寂寞难耐时,就将一百个铜钱洒落在地,熄灭灯烛,逐一摸起,等她死去,人们发现那一百个铜钱个个锃亮,她一生的青春与柔情都用在拭擦这些铜钱上了。我不知道我的这种遭遇,和这个寡妇有什么区别?我一生的青春和柔情啊,不在风中,也不在雨中,是在那永无尽头的寂寞里。

      如果说,我的诗词还不够表达我的内心世界,那么就用吕本中的一首《采桑子》作为我心中的怨恨吧:

    恨君不似江楼月,南北东西。南北东西,只有相随无别离。

    恨君却似江楼月,暂满还亏。暂满还亏,待得团圆是几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