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手小挖掘机拖车:岳飞和他的三首宋词1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95后网站 时间:2019/08/24 17:38:42


岳飞塑像

 

岳飞和他的三首宋词
文:荣欣


岳飞(1103-11141)字鹏举,相州汤阴人。少年从军,官至河南、北诸路招讨使,枢密副使。他是南宋初年的抗金名将。因坚持抗敌,反对议和,为奸相秦桧以“莫须有”的罪名谋害。工诗词,但留传甚少。词仅存三首,内容皆表达抗金的伟大抱负和壮志难酬的深沉慨叹,风格悲壮,意气豪迈。著有《岳武穆集》。


相传岳飞出生的的时候,刚好有一只鹊鸟从屋顶经过,这是一种吉兆。岳飞的爹爹遂给儿子取名为飞,字鹏举,希望他以后能出人头地,一展宏图。岳飞的家很穷,是韩魏公韩琦家的佃户,靠租种一点田地度日。虽然在生活上过得非常清苦,但是从小也磨练了岳飞坚韧的意志。金兵大举南侵,岳飞毅然从军。临走前夕,岳母拿出银针和墨汁在岳飞背上刺下了“尽忠报国“四字。她希望儿子能够在沙场上建功立业,为国家的危亡献上岳家的一片绵薄之力。


岳飞处事有铁一样的风格,对他儿子岳云的要求更是严厉到不合情理的地步。 岳飞被任命为泰州镇抚使,接到朝廷命令,说要屯军于江阴。岳飞于是将一家老小安置在徽州。他以治军严明著称于世,岳家军威震敌胆,一直都是他抗金作战的中坚力量。


绍兴三年,岳飞剿灭李成、张用等军贼游寇,受到高宗的嘉奖。后又受到丞相赵鼎的举荐,收复襄阳、信阳六郡。岳家军的百战百捷让金兵闻风丧胆,岳飞被高宗任命为清远军节度使,驻守鄂州(今湖北武昌)。


岳飞赏罚分明,处事上不带有个人的色彩。手下有一将领杨再兴,曾经与他恶战一场,并杀死了岳飞的弟弟岳翻,后来杨再兴归城投奔,岳飞不计前嫌,给予重用。


绍兴十年,金将兀术领兵侵犯河南,岳飞领命出击,收复了郑州洛阳等几座城池。郾城大战中,岳家军打破金兀术的精锐骑兵“铁浮图”与“拐子马 ”,金兀术见精兵已破,大势已去,遂曳兵弃甲而逃,岳飞乘胜追击至朱仙镇。他命部分稍作整息,准备渡过黄河,一鼓作气收复汴京。而朝廷这边,高宗和秦桧却在紧锣密奏地同金人议和。赵构害怕岳飞收复汴京,将徽宗、钦宗迎接回来,他的皇位不保,于是连发十二道金牌催岳飞班师回朝。万事具备只欠东风的岳飞,只能是遥望汴京,挥泪而别。回到临安的岳飞,见到朝中上下都在为与金国盟约的订立一片欢欣,深感忧虑。他知道金人的狼子野心,和约只不过是暂时的一个借口,等到他们缓过劲来,定会再度挥师南下。岳飞向赵构谏言说:“莫守金石之约,难填沟壑之求,今日之事,可忧不可贺。”高宗听了很不高兴,对岳飞所说的良言置若罔闻。


风波亭之变,秦桧以“莫须有”的罪名害得岳飞惨死,秦桧为此留下了千年的骂名。本来在原判中,其子岳云并没有纳入到死刑之中,宋高宗害怕岳家会起军报仇,黑手一挥,岳云、张宪俱遭杀害,留下了千古奇冤。


岳飞文武双全,作词虽然只有三首,但就像是三座大山,漂浮在涛涛瀚海中,供往来者凭吊。岳飞的豪情壮志,义薄云天,读其词如见其人。


《满江红》:
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怒发冲冠,凭栏登高远眺,潇潇风雨渐渐停歇。放眼望去,山河一片残缺,抬头对着苍天一声长啸,激昂在胸腔荡气回肠。三十已过,功名微如尘土,星夜起程,千里的征途倏然而过。常常警醒,不要闲误了青春,等到两鬓斑白空自回首,那时将悔恨终生。


靖康大辱尚未雪耻,身为臣子,心中的仇恨何时才能平息。待率领着千军万马,踏破金国的坚固屏障,卫国杀敌,收复失地,重整昔日旧河山,向天子告捷。


岳飞的这一首《满江红》被人说为“胆量,意见,文章悉无千古。”字字读来都觉如一个赤胆忠心的臣子仗剑而啸的狂澜怒挽及对收复失地的无限的期望。
  
绍兴四年,岳飞击破金国傀儡政权伪齐的军队,收复襄阳等地,再欲北进之时,朝廷却让岳飞急速回朝。岳飞无奈,退回鄂州,但在他心中一直念念不忘北伐一事。心情怅廖时,登上黄鹤楼,慨气中生,写下一词《满江红•登黄鹤楼有感》:

 《满江红•登黄鹤楼有感》:‍  
遥望中原,荒烟外,许多城郭。想当年、花遮柳护,凤楼龙阁。万岁山前珠翠绕,篷壶殿里笙歌作。

到而今,铁骑满郊畿,风尘恶!兵安在:膏锋锷!民安在?填沟壑!叹江山如故,千村廖落!何日请缨提锐旅,一鞭直渡清河洛?却归来,重续汉阳游,骑黄鹤。
  
遥望中原故土,弥漫在嚣尘中的许多城郭,一片衰迷。想当年,万岁山前的珠帘翠幕,蓬壶殿里的笙歌,大宋江山一片繁荣太平景象。如今围绕龙城的是异国的铁骑,他们骄奢跋扈,汴京沦落在他们尘土飞扬的铁蹄下。将士还在苦苦的戍守边土,黎民早已掩填沟壑。江山依旧美好,千村万村却干戈寥落。期盼着能统率雄师,飞渡黄河,歼灭胡虏,一统江山。可惜壮志未酬,却被朝廷召回闲居汉阳,归骑黄鹤。词中尽现诗人的忧国忧民和壮志难酬的自嘲和无奈。
  
绍兴九年,高宗任用秦桧为相,议和的浪潮一日高过一日。高宗不顾岳飞等主战派大臣的反对,毅然和金国签订和约,愿意称臣纳贡,并派秦桧代表自己跪受金诏。对于如此的丧权辱国的行径,岳飞有苦难诉,遂写下一词《小重山》:

《小重山》:  
昨夜寒蛩不住鸣。惊回千里梦,已三更。 起来独自绕阶行。人悄悄,帘外月胧明。
白首为功名。旧山松竹老,阻归程。欲将心事付瑶筝。知音少,弦断有听。
  
揽衣起床,岳飞绕着玉阶独自徘徊。他想到徽宗的词句“梦魂惊起转嗟吁,愁牵心上虑,和泪写回书。”如此凄惨,怎不生出愁意呐。窗外的月正明,照着帘栊。清辉下,只有他这样一个捡尽寒枝不肯栖的幽人,徐徐在月下而行。为了报国和家园的安定,两鬓早已经白发苍苍,昔日青青的翠竹如今也是老之将至。岁月苒苒,收复失地的希望一日较一日渺茫。他想借瑶琴呕哑的弦声来诉说自己的心事,可是乱世之中,又有谁能静下心来听他奏上一曲。纵然弦尽抚断也无人怜惜。


中华文明悠悠五千年,多少忠臣良将如星辰般璀璨在历史的夜空,最明亮的一颗也许就是岳飞,他的那颗赤胆忠心正如唐才子李贺诗说“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他的英雄豪气,似乎依然在啸出“还我河山”的壮志凌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