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手小米:刺杀黄永胜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95后网站 时间:2019/08/24 14:45:44

刺杀黄永胜

 

2011年05月06日 09:55
本文摘自《文史博览》2004年10期  作者:唐衡永

核心提示:1979年12月31日,原铁道兵政治部为余银海进行了秘密决定:“经复查认为,余在1971年2月至3月向香港九龙2631号广播电台‘化名’写信,主要是对文化大革命打倒老干部不满等等……但构不成犯罪,据此撤销铁道兵政治部(71)刑字第2号判决,宣告无罪。” 

 当年第一个揭露和检举林彪反革命集团阴谋发动反革命军事政变,并计划刺杀林彪反革命集团“第一军事大将”———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黄永胜的人竟是一位年仅16岁的少年,他叫余银海。

余银海(又名余海鹰),父亲是余金龙将军(原湖北襄樊铁道兵五·七干校政委,贺龙的部下)。1971年2月至3月,当时林彪、黄永胜一伙急不可耐地要实施《五七一工程纪要》,发动反革命军事政变。余银海在部队从事收发工作,他看到《参考消息》经常刊登其他国家不停地发动军事政变的消息,而此时,黄永胜一伙又到各大军区巡回视察讲演,频频调动部队进行大规模军事演习。

各种新闻媒体和公开场所,以及全军各个部门都未见毛主席的消息。余银海预感和判断黄永胜一伙可能要发动反革命军事政变了。于是他“十万火急”地秘密写了三封署名“王英”、“晓彬”的“绝密信件”,寄往香港九龙2631号电台,并索要手枪四支,子弹两百发,还制定了刺杀黄永胜的三步计划:1、争取、团结并说服王龙(铁道兵13师副师长之子)和刘川北(铁道兵石家庄学校副院长之子)集体行动,击毙黄永胜;2、动员说服“五·七”干校警卫排,借部队拉练为名南下,直插广州军区,击毙黄永胜,然后再挥兵北上,到北京去保卫和营救毛主席;3、只身一人于1971年5月1日早上9点钟在广州军区开大会时,在主席台上当场击毙黄永胜。

但是,他为何不把三封署名为“王英”、“晓彬”的绝密信件从湖北襄樊铁道兵“五·七”干校直接发给党中央毛主席呢?余银海虽说只有16岁,但他估计此信一旦落到林彪反革命集团手里,后果特别严重,他不愿株连其父,经过几个月激烈的思想斗争后,迫不得已决定:把信发往一个相反地方———借助敌方电台,“以毒攻毒”,揭露林彪、黄永胜一伙反革命集团……

此事震惊了林彪、黄永胜反革命集团一伙在铁道兵中的代理人。为此,他们特派铁道兵一副司令员指挥,从北京到湖北襄樊全力侦破。此案很快被侦破,湖北省襄阳县公安机关军管小组与铁道兵“五·七”干校所组成的“联合专案组”于1971年下午4月5日开始审问余银海。问:“你为什么要给敌台写信?”余银海回答说:“要枪要子弹,去刺杀黄永胜,因为黄永胜他们要发动军事政变,推翻和谋害毛主席。”

余银海在被审问过程中说:“就要到5月1日了,黄永胜他们就要发动军事政变推翻和谋害毛主席,我要到北京去急见周总理汇报……”但是,这一切都被“联合专案组”当即严厉拒绝了。因为在当时没有任何一个人相信余银海的分析与判断,林彪和黄永胜怎么可能会阴谋发动军事政变,要推翻和谋害毛主席呢?

1971年8月7日,铁道兵政治部军事法庭向全兵团数十万官兵对余银海进行了“宣判”。因写信恶毒攻击无产阶级司令部,恶毒攻击社会主义制度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并向敌台索要枪支弹药,判处余银海有期徒刑3年。由于他当年写信时才16岁,尚不够判刑年龄,在上报审批材料时,故意把他当时的实际年龄改为18岁。在狱中,余银海又因反对“文革”被加判5年。

1979年12月31日,原铁道兵政治部为余银海进行了秘密决定:“经复查认为,余在1971年2月至3月向香港九龙2631号广播电台‘化名’写信,主要是对文化大革命打倒老干部不满等等……但构不成犯罪,据此撤销铁道兵政治部(71)刑字第2号判决,宣告无罪。”

“宣告无罪”之后,余银海没被恢复干部公职和工作,就连一般的工作也没有。8年多的牢狱生活,给余银海身心造成了极大伤害。出狱后,余银海急需进行身体和心理的治疗,他最初住在铁道兵军政干校门诊部,尔后又转入366医院、北京医院301总医院和长沙的163医院等进行治疗,全部费用均由他自己家里承担,生活极其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