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阳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央视聚焦钱流:冲动游资现身艺术品市场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95后网站 时间:2019/10/18 10:22:27

央视聚焦钱流:冲动游资现身艺术品市场

 2011年07月05日 11:15  CCTV

  2011年中国嘉德春季拍卖会“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的拍卖现场,5月22日晚9点10分,齐白石的《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刚一亮相,直接被人叫价至一亿,这立刻引燃了现场的竞拍气氛。

  这件《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的送拍者,是有着 “法人股大王”、“资本猎豹”之称的新理益集团董事长刘益谦。在半个小时、近50次的激烈竞价过程中,价格不断被推向新高,但又迅速被后续高价所淹没。原本安静的拍卖现场一反常态,喝彩声、电话声、竞价声此消彼长,最终,这件拍品落槌价3.7亿元,加15%佣金后,4.255亿元成交,而这个价格超出了刘益谦的预期价格近2倍,这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的。

  不少业内人士观察到,虽然前些年也出现过一些炒作的现象,但是农产品(16.45,0.00,0.00%)的炒作在2009年和2010年变得非常频繁,进入这些小宗农产品市场的资金也空前地多。这些热闹的投资场景和飞涨的价格看起来并不陌生。从2009年开始,大蒜、绿豆、生姜、苹果等农副产品,都被资本炒了一把,轮番出现了短期内的大幅涨价。“蒜你狠”、“豆你玩”、“姜你军”也成了人们耳熟能详的词语。专家们分析,这些被炒作的农产品有着一些共同的特征,更容易被资本控制。

  6月20日,央行再次上调存款类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大型金融机构的存款准备金率达到历史高位的21.5%,这是今年以来连续第6次上调存准率,市场上数万亿的流动性被冻结。但于此同时,通胀压力依然存在, 5月CPI物价指数高达5.5%,这说明央行仍然有继续紧缩流动性的空间和可能。

  然而,紧缩性货币政策带来的“钱荒”可能成为压垮很多中小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流动性过剩和“钱荒”交织出现,说明目前的流动性的出现了不均衡的现状,那么“钱流”究竟卡在哪里?《经济半小时》将连续6天,为您剖析“钱流”的来龙去脉。

  4亿元天价拍品藏家:这市场让人很迷惘

  “《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这件拍品落槌价3.7亿元,加15%佣金后,4.255亿元成交,而这个价格超出了我的预期价格近2倍,这是我完全没有想到的。”事后,就连新理益集团董事长刘益谦自己也不胜唏嘘。

  “当时在拍的过程中间,可能也是我见过这可能20年来这个拍卖现场奇峰伫立的,可能都是最高峰,我感觉所有的人,场面有点儿失控。”刘益谦回忆说,“拍卖的偶然性很强,那要是碰到三个或者四个都是很强的,那他的价格就很难用一种市场的一种眼光去看。”

  “中国艺术品市场,原来是由一个单一的收藏型市场,到2003年以后发展成了一个以投资带动,以投资来带动收藏的这么一个市场。”AMRC艺术市场分析研究中心研究员马学东分析道。

  马学东认为,2009年,中国书画拍卖市场进入亿元时代,吴彬的《十八应真图卷》1.68亿元;2010年,张大千的《笑痕湖》1.008亿元、徐悲鸿的《巴人汲水图》1.8亿元、王羲之《平安帖》3.08亿元;2011年,齐白石的《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4.225亿元,王蒙的《稚川移居图》4.025亿元。与此同时,中国油画也进入亿元时代,台湾罗芙奥拍卖公司香港春拍,常玉的〈五裸女〉成交价1.28亿港币。

  而其中2件拍品被刘益谦收藏。

  “2005年前我可能买的东西比较不是针对一些特别针对贵的东西,是根据自己喜欢买的,2005年以后我基本上是买贵的。”在交谈中,刘益谦带我们来到他的字画藏品收藏间,拿出他最为珍爱的一件藏品展示给我们看。

  短短2年时间,刘益谦的一幅花鸟写生的价格就翻了10倍,在刘益谦看来,从现在的艺术品投资市场行情看,增值10倍左右并不是在少数藏品身上才会出现的个别情况。目前刘益谦仍然在不断增加他的藏品数量,在刘益谦家,记者看到他家里的客厅餐厅已经完全被各种艺术品所挤满。

  刘益谦告诉记者,这还只是他的藏品中非常少的一部分,因为原本置放藏品的另外两栋别墅已经都摆满了他购买来的藏品,实在没有地方可放,他才把最近新收购的一些艺术品堆放在现在居住的环境里。他们的餐厅因为被成堆的收藏品占据,现在他们一家吃饭都只能挤到厨房去了。被业内人士称为藏家风向标的刘益谦告诉记者,随着艺术品价格的频创新高,很多行外的新卖家也加入到这个市场中来。

  尽管刘益谦仍在不断买入,但是面对如此火爆的艺术品市场,未来走势将如何?是仍将维持现在的上涨还是会出现价格的理智回归?对于这一点,即使是这位被称为艺术品圈内最精明的投资者也感到迷惘。

  “现在这个泡沫是算大的泡沫还是算破的泡沫,这个泡沫看看行程,这个我们首先没法去判断它的,我感觉到我们没法判断,就是说艺术品这种市场,还能维持多长时间?不知道,艺术品的价格是在这个价格上往上还是往下,我们也没法判断。” 刘益谦自称他也把握不住市场的行情。

  刘益谦的迷惘并非没有来由,和齐白石的天价绘画的命运大不相同,同在2011嘉德春拍中,在去年还被称为“软宝石”的53件田黄拍品,今年就有20件最终流拍。而在重庆,一件重36500克、起拍价3.333亿元的巨型田黄石同样以流拍收场。在天津,中诺国际2011春季拍卖会拍价定为1500万元而备受关注的玻璃种帝王绿翡翠挂件最终以流拍收场。

  这些在去年底还在被大家普遍看好的各种宝石、玉石,到了今年就遭遇的市场的寒流,这让很多人没有想到。以翡翠为例,以往5年,翡翠价格以每年15%价格在缓慢抬升,但从2007年开始,翡翠的价格就开始一路飙升,每年都会以至少一倍的价格打着滚地往上涨。

  AMRC艺术市场分析研究中心,是中国首个专门以研究国内外艺术市场动向为目标的学术机构,记者从这里了解到,自2000年到2010年,中国艺术品市场的成交额逐步递增,特别是从2003年之后呈现明显增长,2003年全国艺术品拍卖市场成交额26.63亿元;2004年77.53亿元;涨幅191.14%;2005继续增幅,成交额156.21亿元,涨幅101.48%;之后,艺术品市场走势平稳,每年基本以不超过35%增长,且2008年同比下降17.78%,但从2009年下半年开始,艺术品市场成交额呈现井喷式爆增,2009年212.50亿元,同比增长158.80%;2010年588.75亿元,同比增长177.06%。

  据有关资料现实,2010年上半年金融市场就有10%的资金流出,同时,我国艺术品市场出现了资金净流入的现象,全年市场增量资金规模约在700亿元以上。随着资本对利润最大化的追逐,艺术投资的投机性也愈见明显。

  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专栏)认为,在2008年开始大量放货币之后,我们看到很多类似的现象,房地产也大幅度地上升,艺术品市场相对房地产市场是一个比较小的市场,在整个资金链稍跑到这个市场里面就能引起价格很大的波动。

  “总的来说,我个人认为地中国的艺术品市场是泡沫中的泡沫。” 谢国忠如是分析。

  炒家揭秘:炒作葱姜蒜发端于20亿山西煤矿的被清退资金

  六月中旬,在全国最大的中药材集散地之一,河北安国中药材市场,到处呈现一派热闹的景象。在安国中药材市场的一块大屏幕上,反复播放着各种药材的市场行情,许多人都在围观,寻找投资机会。当地一经销商感叹:“今年药材价格大涨,很多根本不懂药材的当地人,也加入了买卖队伍。”

  无论是艺术品还是玉石投资,价格的暴涨都说明目前流动性在某些领域非常充沛。资本天生要寻求保值增值,一轮又一轮商品价格暴涨也印证了这一点。四处突围的资金不光制造了天价艺术品拍卖,也推动着中药材及农产品价格的疯狂上涨。

  在安国的中药材市场,经销商们介绍,自2009年以来,许多中药材的价格都翻了一倍,甚至两三倍。到2011年的三四月份,中药材又开始了新一轮涨势,其中90%的中药材都涨了价,其中参类药材涨幅最高。“太子参2009年的价格是20到30元一公斤,到现在已经达到了四百五十元一公斤,涨了近十倍。”

  “别说我,我的爹都是搞药的,我的爹都90岁了,他说哪儿有这么着涨这个价的。大家讨论什么会涨钱,就压点什么货。上班有点积蓄,现在没有事经营这个。”李东生(微博 专栏)为河北省安国市中药材批发市场中药材经销商户,他对今年的怪现象也看不明白。“自从2009年起,就不断地有资金涌入中药材市场。经销商许建刚说,他有个山西的朋友以前是做煤炭生意的,今年也来安国贩卖药材了。”

  中药材是一个地域分布狭小的一个产品,很多药材在全国只有一两个地区生产。福建柘荣生产的太子参,占到了全国产量的三分之二以上。云南省文山县的三七,甘肃省的党参、当归都占到了全国产量的百分之九十以上。内部人士分析,只要资金进入当地市场,就很容易控制货源,使价格短期内大幅上涨。这些中药材在过去的一两年中,身价都翻了几倍,甚至十几倍。

  “有些有钱人看到药,这个品种只有甘肃产,比方说黄连只有四川产,产地非常集中。他拿出几千万,拿出一个亿,他就能垄断这个品种。” 河北省安国市永泰中药材有限公司负责人宋路群分析道。

  当地药商许建刚介绍说,“有个庄家,再联系十几、二十个人庄家,一块买这个货,说涨就涨,因为中药材属于小品种,几个市场都去几个人,亳州、安国、玉林,再加上成都那边,都去几个人,说买货,同一天买,肯定是涨。”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黄益平(微博 专栏)赞同当地药商的判断,他分析时认为,比如说炒绿豆、苹果、棉花、大蒜,这些产品其实有特征,特征就是第一总的量相对来说比较小,它不是像比如说小麦或者是蔬菜。第二个,它是有一定的可储藏的特性。

  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中国期货市场创始人之一常清从小宗农产品以及中药材信息披露不充分的原因作了剖析。他认为,小宗农产品除了总量小,需要的资金量少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它们并不像小麦、大豆等大宗农产品,有着完善的国际、国内现货和期货市场。小宗农副产品没有规范的市场,信息非常不透明,更容易被资金利用,夸大  供求信息,把价格炒高。

  除了产量小,产地集中也是这些被炒作的农产品一个共同的特征。要炒可能的话还是那些小宗商品,假如说是某一类商品供求出了问题,他一定会炒,炒一把他又走了。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黄益平认为,它的生产地比较集中,一般来说我们看待炒的这些游资,他可能是具有相当的规模,他可能进入一个市场就收购了大量的产品,大量的产品收购都集中,大量的产品集中他手上以后,市场就出现一个扭曲的信号,好像短缺很厉害,价格就涨得很快。

  一些农产品的经销商经纪人提到,市场里出现了一些以前从未做过农产品生意的买手,但他们的幕后老板几乎从不露面。经过记者多方寻找,终于联系上了一位同意接受我们电话采访的知情人。这位知情人告诉我们,他认识的一些浙江的朋友,曾经在2009年参与了大蒜的炒作。

  “2009年4月份,包括山西浙江等地的一些煤老板,投入20多个亿资金量炒作大蒜在几个月内,从最低谷的几毛钱一公斤,飙升到了每公斤五元左右。炒家在掌握了货源之后,就看好时机,买空卖空。”该知情人透露。

  出路瓶颈是游资凶悍的原因

  “ 炒作过程中一开始是游资,发现了机会,但是最后来加入炒作大军的好多都是生产者、中间商甚至仓库,都加入了。在一番热潮下,大蒜的价格在2010年的上半年到达了顶峰,零售价曾一度涨到了每公斤十几元。但是就在这个时候,资本已经不知不觉地撤出了大蒜市场。” 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常清如是剖析当年导致“蒜你狠”的原因。

  “到了2010年底,许多人纷纷开始抛售自己手上的囤积的大蒜,蒜价像过了高点的过山车,一路下滑,迅速回落。” 常清教授分析道,真正游资炒作的人走了,因为他发现了这种供求关系的紧张以后,他是最早炒作,他心里很有数,他是理性的。最后谁吃亏,仓库、农民和中间商,最后扔到顶上都是他们。

  “艺术品市场相对体量比较小,比较容易产生效应,产生投资的效应,也是一个,目前来讲也是一个资金选择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北京华辰拍卖有限公司董事长甘学军认为。

  甘学军,上世纪90年代初期进入我国艺术品拍卖领域,原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创办人之一,现北京华辰拍卖有限公司董事长。他认为大家疯狂涌入艺术品拍卖领域还有一个更深层的原因,现在的中国的投资市场这种方式,也会在一种变化,投资的市场也会在一种变化,除了传统的房地产和金融市场以外,它会关注更多的其它市场的投资。所以艺术品市场,当然从一个就是说新的投资模式,或者说新的领域、视野,投资视野的一个选择。“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很内在的原因。因为艺术品投资有一个很重要的一个吸引人的地方,一个是它见效快。”

  北京容德丰和投资有限公司是一家民间背景的股权投资机构,他们的资金主要来自于山西、内蒙煤炭资源整合后的民间资本和一些当地的煤电企业。容德丰和投资公司的合伙人告诉我们,他们观察到,在2009年出现了一个较大的民间资金流。

  郭璐介绍道,在2008、2009年,山西有一场比较轰轰烈烈的资源整合的运动,在这个资源整合当中,有专家有学者就估计整个释放出来的资金,大概有3000亿的规模。另外一些行业比如说高能耗的行业,一些发电,一些焦炭这些行业,由于受到国家的一些政策的一些限制,那么这个资金也从这里面要撤出来,撤出来之后呢,有大量的这种闲置的资金。

  郭璐介绍称,这批煤炭、煤电企业整合和转型后释放出来的资金,流向了不同的投资流域,虽然农产品炒作需要的资金量并不大,却也是这批资金投资的方向之一。2008年尤其是2009年、2010年,两年当中,大部分的资金,山西的资金流向的房地产。股市这块,是一块,可能占的比重不是很大。其次就是像农产品、艺术品等。

  许多专家也观察到,2009年开始,市场上的资金变得十分充裕,流动性也趋于过剩。但与此同时,大量资金却处处碰壁,寻找不到好的投资渠道。

  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常清分析道,“现在的游资笨一点的、不了解市场的去放高利贷,聪明一点的,像江浙资本的,脑袋瓜活的,就去轮番炒作这些小品种,他没有出路。”

  在这种情况下,不少资金无处可投,从正规的投资渠道流向了投机和炒作。由于投资渠道不畅,每当一批资金从房地产、煤矿等产业撤出时,就会出现大量游资,涌向农产品等市场,给这些日常消费品的价格带来大幅波动。

  “我觉得最大的问题就是我们资本市场的投资渠道太小。”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黄益平认为,“最后导致一个很直接的结果,钱都涌到一个地方,买房地产把房价炒的不得了,买农产品就把农产品的价格抬得不得了,所以我觉得这确实是一个问题。”

  黄益平分析道,如果我们把资金比喻成人体的血脉,那么血脉通畅则身体健康,血脉出现拥堵或者是不足则会对身体健康产生不利的影响。现在四处突围的资金表明在某些地方出现了血脉流通不均衡的现象。

  暴涨暴跌的投资轮回印证了这种不均衡。实际上按照价值规律,任何严重偏离曲线的价格最终都要回归,发达国家的案例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点。但是在目前投资渠道单一的情况下,投资者不得不冒着价格暴跌的风险进行走钢丝的游戏。

  “面对充足的流动性,围追堵截的办法最终会按下葫芦起了瓢,资本总要得到回报,这是金融主管部门必须要面对的一个课题。” 黄益平分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