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阳服装搭配培训机构:网 中国人都是网中人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95后网站 时间:2019/10/22 18:54:06

网 中国人都是网中人

甲骨文中的最早的“网”字,和今天人们正在用的这个“网”字其实很像,一边一竖,中间竖排三个叉。很显然,这是一个象形字。蜘蛛往往在墙角或两根木头中间织出网来,坐等飞虫。先民在造这个字的时候,是动了脑筋的,他们没有胡乱画几个相交的叉就完事,因为蜘蛛网纤细而飘忽,至少要有两个边的依托才能织就,所以这两竖是“网”字的基础。

还是在甲骨文时期,“网”字发生了变化,变得复杂无比,有时候像两只手抓着一张长方形的网,有时候像三个人同时用力扔出一张圆形的网。但无论怎么变化,事实非常清晰,此时的“网”字不再简单表示蜘蛛网,而是描述人们发明的一种工具,这种工具具有类似蛛网的结构,可以捉鸟,还能捕鱼。

至于最早的网是用于捉鸟还是用于捕鱼,从“网”字的结构上,可以做一个推测,答案应该是捉鸟。为什么?因为“网”字开口朝下。小的时候,我常常去没人的小树林里捉鸟,撒一些大米在空地上,用一根小铁棍支起一个类似锅盖的圆形小网,鸟儿飞来吃米,正吃得高兴时,我在灌木后面一拉系在小铁棍上的鱼线,网就扣下来把鸟捉住了。这样看来,网口向下显然是捉鸟的。如果把“网”字稍稍向左倾斜一点,甚至可以把右下那一勾看成我用来撑住捕鸟网的小铁棍,真是像极了。

“网”字让我浮想联翩。如果再用点力,把“网”字推倒,无论是推向左边还是推向右边,那就不像捉鸟的网,而像我小时候捕鱼的网了。那时候我有两种网可以捕鱼,一种是真正的网,像一个漏斗,把开口冲着水流下来的方向放到水里,一会儿提起来就有鱼了。我的另一种工具其实是簸箕,它的形状更像一个躺倒的“网”字,虽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网,但竹篾条编成的簸箕能把水漏走,只剩下鱼,所以是在静水处捕捉小鱼的利器。

如果再加把劲,把“网”字推个底儿朝天,变成开口冲上,那么它就非常像我小时候见到的人们在收获季节从鱼塘中捕鱼的场景,几个人抓住一张大网的四边往起提,网中间是沉甸甸翻滚跳跃的好多鱼,场面壮观而生动。

“网”字可以有各种写法,无论倒下去还是翻过来,它都是一张非常非常形象的网,至于是捉鸟还是捕鱼,没有本质的区别。在很早的时候,古文字的“网”字就已经这样写了,和今天的“网”字唯一的不同是没有那一勾而已。可以说“网”字作为汉字中最传神的象形字之一,是一个了不起的经典字。然而它也走了一段弯路,经过汉代的隶变和汉以后的楷化,古文字的“网”变成了正体字“”。正体字的“”增加了会意、形声等内容,但恰恰丢掉了“网”字最具体、最传神的形象。很多人对于简化字有一些非议,不过单说“网”字的简化,重现了先民关于网的生动思维方式,是成功的简化。(节选自《中华遗产》2010年第10期 撰文/蔡永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