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阳空军医学院:论中国共产党的文化精神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95后网站 时间:2019/10/19 19:57:01
论中国共产党的文化精神 周荫祖 2011年07月05日14:56   来源:《新华日报》 论中国共产党的文化精神--中国共产党新闻
【字号 大 中 小】 打印 留言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


  党的每一代领导集体,都把文化提到立党、执政、治党核心价值理念的高度,精心构建、继承、丰富和发展了作为党的文化精髓的文化精神,成为现代和当代先进文化核心理念、价值主导的精华,引领党不断从胜利走向辉煌。党的文化精神至少是由其理性精神、哲学精神、科学精神、民主精神、人文精神和创新精神构成的辩证统一的有机系统。

  在纪念建党90周年之际,深入研究并坚持、发展党的文化精神,具有非凡的意义。

  一、理性精神

  理性思维是人之为人的特殊本质,是人把握世界的根本方式,主要是指涵盖并扬弃了工具理性和历史理性之更高形态的人文理性。理性精神的价值在于整合社会的价值观,统一人们的信仰,坚定人们的信念,形成强大的凝聚力、战斗力和创造力。理性精神是党的文化精神体系的总纲和主线。

  作为党的四位主要领导人,对中国共产党文化理性精神的最大贡献,就在于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过程中,各自主创并建构了现代和当代中国文化的最高理性精神──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

  毛泽东准确提岀更科学解决了现代中国的重大理论主题:“什么是新民主主义革命、怎样进行革命”,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革命实际相结合的第一次历史性飞跃,堪称继马克思恩格斯的“理论的马克思主义”之后的 “革命的马克思主义”。继而又积极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理论和道路问题,为实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第二次历史性飞跃,作出了开创性、奠基性工作。邓小平作为中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总设计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主创者,首先提岀并回答了当代重大理论主题:“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 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堪称 “建设的马克思主义”。著名的“社会主义本质论”成为新时期思想解放的关键和最大成果;他领导制定的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则是社会主义实践理性的结晶。江泽民在新世纪初提岀了“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准确提岀并科学回答了“建设什么样的党、怎样建设党”的新时代课题,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堪称“党建的马克思主义”,成为马克思主义执政党建设史上重要里程碑。胡锦涛主创的科学发展观,则进一步深入到当今时代主题、时代潮流之经济社会发展领域,准确地提出并科学地回答了中国及当今时代的重大课题或根本问题:“实现什么样的发展、怎样发展”。其本质规定性即是:“第一要义是发展,核心是以人为本,基本要求是全面协调可持续,根本方法是统筹兼顾”。显然,科学发展观是对党的执政理念、发展战略和改革思维的历史性飞跃,进一步深化了对共产党执政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和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认识,是当之无愧的当代中国文化的最高理性精神,也是当今时代理性精神的集中体现,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堪称“科学发展的马克思主义”。

  二、哲学精神

  马克思主义哲学内蕴主要是工业文明的主体性文化精神以及后工业文明的创造性文化精神,“实践唯物主义”则是这种时代精神的集中反映。哲学精神是党的文化精神体系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基础,离开了哲学精神也就无所谓有时代的文化精神。

  毛泽东不仅是应用哲学的典范,更是理论哲学的丰碑。他创立了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理论体系,主要有五大创新:以“实事求是”范畴为核心的辩证唯物论、以《实践论》为代表作的实践认识论、以《矛盾论》为代表作的唯物辩证法、以《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为代表作的社会主义矛盾学说、以《工作方法60条(草案)》为代表作的哲学方法论体系。而其精髓则是确立了党的实事求是思想路线。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在其理论思维和实践活动中无不闪耀和凝聚着哲学精神的智慧和魅力,继承、丰富和发展了“实践唯物主义”哲学精神。

  作为邓小平理论精髓的“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精神,发挥和发展了马克思“实践唯物主义”哲学精神,他直接发动、领导的真理标准大讨论是一场伟大的思想解放运动,它直接成为改革开放序幕和动力。而江泽民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作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精髓的新表述,则赋予了“实践唯物主义”和党的思想路线新的时代内涵,并在实践中总结出“十二大关系” 建设辩证法。胡锦涛更是创造性提出“求真务实”哲学新范畴并成为党的思想路线的根本和聚焦点;“八个统筹”的建设辩证法;“和谐”、“和谐社会”、“和谐世界”崭新哲学范畴;特别是建构了作为唯物史观新形态的科学发展观。

  三、科学精神

  科学文化的核心内质,是认识主体在追求、逼近真理活动中所形成的精神状态、气质品格、责任感和思维方法等总和,包括理性精神、求实精神、进取精神、谦恭精神、协作精神、执著精神、赶超精神等,根本特质是唯实、求真,精髓则是求实创新精神。科学精神是哲学精神、创新精神的强烈体现。

  毛泽东是党的科学精神的奠基者、倡导者。认为党就是“靠实事求是吃饭,靠科学吃饭”。邓小平创造性地丰富和发展了作为科学精神精髓的实事求是思想;提出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著名论断。江泽民首次提出“四科”问题,即普及科学知识、宣传科学思想、提倡科学方法、弘扬科学精神;还提岀了“科教兴国”战略、“人才是第一资源” 的著名论断。胡锦涛则进一步提升了科学精神地位,对科技重大作用作出了更具战略眼光的新论断:“科学技术特别是战略高科技正日益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决定性力量,成为综合国力竞争的焦点”;首次提出“创新型人才”、“创新型科技人才”、“拔尖创新人才”等新概念,上升到“人才强国”战略、由“人力资源大国”到“人才强国”,并写入党章。

  四、民主精神

  民主精神是党的文化精神的制度基础,也是弘扬科学精神、激励创新精神、实现人文精神的民主保证。

  毛泽东是党的民主精神先驱者,首创系统的“人民民主”理论。邓小平在新时期首次指明“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现代化”、“必须使民主制度化、法制化”,这在党的民主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江泽民首次提出“以法治国”和“以德治国”的新方略,是党的执政方式重要里程碑;胡锦涛则把党的民主精神理念和社会主义法治建设提高到新水平、推进到新阶段。一是提出了“以人为本”的新民主政治观,作为民主政治发展价值的现实追求和终极目标,具有划时代意义。二是提出“人民民主是社会主义的生命”新论断,这是对民主崇高地位和极端重要性的新概括新总结。三是提出“民主法治”、“公平正义”是社会主义和谐社会首要“总要求”和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新目标,是对其地位和意义的再提升。四是提出“要以扩大党内民主带动社会民主,以增进党内和谐促进社会和谐”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的新基本路径。五是提出“基层群众自治民主”、“基层群众自治制度”、“互联网民主政治”的新命题新制度新形式,是我国民主政治建设之形式、制度的极大创造。六是十六届四中全会整体性提出、十七大重申的可被称为党执政“三大法宝”的“科学执政、民主执政、依法执政”,这不仅是党的领导方式执政方式的历史性跨越、迈向现代化执政党的重要标志,也是建设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保证党领导人民有效治理国家”的法宝。七是提出了“权力三分”新思路,这是权力结构优化、科学化、民主化探索的新的重大突破,具有里程碑意义。八是提出“法治理念教育”、“公民意识教育”的新概念、新任务,使民主法治教育提高到新水平。

  五、人文精神

  人文精神含义颇丰,概言之就是对人性、人的主体性和价值尊严的关注与高扬精神,是关于人的生命、人的生活、人的幸福、人的命运的终极关怀和价值取向。它是一种直接关注人的价值、意义和发展,在求真基础上求善求美求自由求发展的精神。它是党的文化精神直接硬核和旨趣,也是党追求的终极价值目标。

  毛泽东人文精神内涵深刻,内容丰富,集中浓缩在“为人民服务”上。第一次提出了“为人民服务”的响亮口号,并成其人文精神的核心、灵魂、精髓和最高境界。邓小平坚持“人民主体论”,确认“人民本位论”,履行“新民本主义”,提出生产力历史标准、“三个有利于”价值标准,把“人民答应不答应、高兴不高兴、满意不满意”作为改革开放出发点和落脚点。江泽民主创的“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是其人文精神的最高体现和集中表达。胡锦涛的人文精神十分丰富,且有重大创新,至少集中体现在以下五个主要首创性论断上:首先,“以人为本”。 就是“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关注人的价值、权益和自由,关注人的生活质量、发展潜能和幸福指数,最终实现人的全面发展。”这充分体现了马克思“人是目的”的经典论断,既是胡锦涛人文精神的最高的、集中的表达,也是党的“为民”宗旨的又一次时代诠释。其次,“尊重和保障人权”入党章上宪法。把“人权”由人类的“普世价值”上升到党和国家的意志,再升华到“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根本要求”、“党和国家神圣职责”的高度。再次,“群众利益无小事”。这是他的“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情为民所系”之“人民利益观”的具体而集中的表达。复次,“珍惜每一个生命”。体现在自然灾害和突发事件中,“以人为本”的最高人文精神,更是胡锦涛“大爱执政精神”最直接最生动的诠释。最后,“体面劳动”、“尊严生活”。这就重申和丰富了有关劳动价值观和劳动者在社会中的地位与权益,张扬了以人为本、保障人权的时代精神。

  六、创新精神

  “创新是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是一个国家兴旺发达的不竭动力,也是一个政党永葆生机的源泉”。创新精神是党的文化精神体系的生命力和本真基础及其活的灵魂。

  毛泽东无愧于党史上“自主创新第一人”的光辉称号,这集中体现在由他主创的毛泽东思想实现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第一次历史性飞跃。邓小平一再强调要“大胆试大胆闯”,走岀“一条新路”、干出“新的事业”。为此他身体力行,把党的创新精神推进到新阶段,其主创的邓小平理论实现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第二次历史性飞跃,开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江泽民对党的创新精神作出了一系列新建树。提岀了“马克思主义具有与时俱进的理论品质”的新论断,把创新提到“进步灵魂”、“不竭动力”、“生命源泉”新高度,建构成“四大创新”(理论、体制、科技、教育)的多层次创新体系,阐发了“创新思维”方法论,并取得了丰硕成果。胡锦涛的创新精神、创新思维十分丰富。就创新特征而言,他一贯的、始终的注重和强调“自主创新”,开创性提岀要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建设“创新型国家”,加快建设“国家创新体系”等新概念新范畴新理念,形成了一整套治国理政党建的新理念新思路新方略。

  正因为有了党的文化精神系统中的时代理性精神的指导、哲学精神的基础、科学精神的追索、民主精神的保障、人文精神的目标、创新精神的活力,我们党才能走过既波澜壮阔又风云变幻的光辉历程,取得了革命、建设、改革的辉煌成就。对于党的这笔最为宝贵的理论、精神财富,唯有坚持、继承、丰富和发展,才能发扬光大,这也是我们对建党90周年最好的纪念!

  (作者系中共南京市委党校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