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阳羊山新区:温州近期民间借贷案多发 揭秘“老高”被骗经历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95后网站 时间:2019/10/19 21:05:58

温州近期民间借贷案多发 揭秘“老高”被骗经历

   发布日期:2011-07-06   来源:温州晚报   作者:杨欣欣   

温州近期民间借贷案多发,一个出逃者背后可能有数十个放贷者在哭泣;

“老高”这个词听起来多少有点让人牙痒痒,但他们享受高收益的同时,也承受着高风险,是典型的“富贵险中求”例子。

近来,温州连续出现江南皮革、波特曼老板以及“范跑跑”等借贷者出逃事件。此前大家都把焦点集中在出逃者身上,那么他们背后的“老高”,境况又如何?

案例1:每天不是去讨债,就是被讨债——“范跑跑”身后的痛苦影子

徐先生是个年轻的“老高”,他的经历令人心情复杂。

几个月来的讨债以及被讨债的生活,让记者眼前的徐先生脸颊瘦削、满眼黑圈。“体重都下降了10多斤。”他无奈地摇摇头,坦言压力非常大。

6月15号,《民间欠贷千万出逃温州出了个“范跑跑”》披露温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一企业股东范某欠下千万巨款出逃,徐先生就是资金提供者之一,去年7月15日至今年5月14日期间,他先后与范某签订7份《借款及担保协议书》,总额达182万元。

“我跟他是朋友,他第一次找我借20万元的时候,说是投资项目亟需资金周转,他付3分月息。”徐先生说,自己当时并没有要当“老高”的意思,但碍于朋友情面,再说范某及其家族是搞企业的,就借了。

第一笔借款很有信用。半年后,20万元本金以及3.6万元利息如数还上。

“此后他陆续向我借钱,数额也越来越大,从20万到45元再到80万。”徐先生告诉记者,月息都是由范某说了算,从2分到3分不等。实际上他当时也并没有太多积蓄,就3万、5万、10万地从亲戚朋友筹集,月息1分。就这样,徐先生不知不觉地就成了一个“民间借贷中介”。

“他借钱理由很多,借80万元时,说自己注册公司需要一千万元,就差百来万元。事后才知道他撒谎。”徐先生告诉记者,他与范某认识有四五年,其间共借过10笔款项,本金及利息还上的只有3笔,至今有7笔本金182万元及利息均未还。

范某逃跑消失后,徐先生及其他债主多次守候在范某家里讨债,但并未取得实质性进展。他们只好通过法律途径解决。最近,范某方面有人提出“打折”归还110万元,但遭到徐先生拒绝。

徐先生有苦说不出,他家里也坐了不少讨债者。

“钱很多是从30多位亲朋好友处借来的,现在只能自己垫付这些利息。”徐先生无奈地告诉记者,自己一年工资只有五六万元,对于这些巨额利息来说只是杯水车薪。

“每天不是在讨债路上,就是被讨债的途中。”说这话时,徐先生望着窗外陷入长时间的沉默。

案例2:当“老高”遇到“老赖”——资深“老高”细说坏账前后

从事房地业的金先生是一位资深“老高”,他直言不讳地告诉记者:“谁都知道高利贷游走在法律边缘,但一旦尝到甜头就会欲罢不能。”

金先生第一次接触高利贷时,他还是一个借款者。几年前,由于项目投标需要5000万元,金先生通过朋友关系借款1500万元。“当时月息一角二分,几天时间就还了18万元利息。”金先生当时就感叹,有这样的收益,“钱生钱”怎么能不招人喜欢呢。

等自己的资金回笼之后,金先生于是也当起“老高”。

都说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金先生不可避免也有坏账。

2007年11月,瑞安某机电公司陈某向他借款500万元。金先生当时没有那么多钱,跟另一个朋友一同放款,一人250万,月息是5分钱,陈某也非常按时定期偿还利息8个月。

“当时也是贪心作祟。”金先生告诉记者,由于陈某定时还款,他认定这是个优质客户,就花了250万元买断朋友的债权。2008年4月,陈某一次还款200万元后,金先生发现陈某不再定期偿还利息。金先生一再追讨,得到的答复总是“你给我一个月时间就还你”,结果,一月复一月。

“据说他是在外面包养了女人,还参与了赌博。”金先生对记者说,他事后了解到,共有16个人借款给陈某,有2000万、300万、700万等,总额竟达1亿750万元。到目前为止,陈某在逃,公司被拍卖,但金先生还有300万元左右借款仍未追回。

金先生还有笔坏账是瑞安开百货店的曾某借的。借款前,金先生调查了曾某的财务状况,曾某及其妻名下拥有奔驰、奥迪等多辆名车,别墅、百货楼等不动产。“我是他开始借贷的第一家。”金先生说,曾某第一笔借款是100万元,在他这儿最多曾累积借到350万元,曾某赌球、赌博、倒款等亏空,至今还有80万元未能追回。

金字塔吸金模式一人抽逃众人遭殃

“温州放贷者都开200万元左右的车,其中卡宴居多,用vertu手机。”、“几个亿的资金,几个电话就能凑齐。”坊间对“老高”们的兴趣其实从来没断过。

那么温州到底有多少“老高”?这是一个黑色数据。由于高息借贷属非正式金融系统,手段都较为隐蔽,政府部门也难以完全掌握其情况。一般而言,民间放贷者除向银行贷款之外,也依托有一定威信的人物,以月息1分到2分吸收民间资金,再以3到5分甚至更高的价格放出去。这种金字塔式的吸金模式,借款者如逃跑,背后就有一串的受害人。有些担保公司出现借款者出逃现象会极力隐瞒,不断吸纳资金来维系运营,这无疑又加剧了高利贷的风险。

民间借贷诚信缺失亟须阳光规范

建立在熟人社会信用体制上的温州民间借贷一度有口皆碑,坏帐率极低,但近来连续出现的逃跑事件让放贷者人心惶惶。

专业人士指出,我市民间借贷双方法律意识不高,往往利用“阴阳合同”规避法律监管,这容易造成了法律保护的空白。另外,民间借贷利率由双方约定,一般只写借款金额而不注明利息,如借款人出逃,则放贷人难以在法律上维护自己的权利。如徐霞秋与范某的借款协议书上就未写明利息。

呼吁民间借贷阳光化运作是一直以来的声音,从温州到全国都如此。2011年全国“两会”上,如何规范、引导民间金融,依然是代表、委员建言献策的一个重要议题。不少专家认为,在银根紧缩时期,中小企业解决融资难题应时刻保持头脑清醒,对预期利润要有理智的判断,经营上“宜收不宜放”,切莫盲目求助高利贷。作为普通市民,也应擦亮眼睛,让资金增值要看放贷(吸储)机构主体资格是否合法,以免成了冤大头。

声音

“要十分关注民间借贷市场的状况。”——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

“长期以来,民间借贷都缺少法律保障,缺少合法的身份。规范和整顿市场是有必要的,但是政府不能堵上这个口子。如今,大多数中小企业的资金来源都是民间借贷,倘若这条路被堵死的话,中小企业“倒闭”的会更多,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也会更大。”

经济学家茅于轼

“一些小额贷款公司、担保公司异化为高利贷公司,成为附着在经济肌体上的吸血鬼。在现实土壤中,民间金融机构没有成为中国民间金融健康发展的催化剂,反而成为民间金融恶化的罪魁。”

财经评论员叶檀

在人行温州中心支行2010年4月中旬调查样本中,有89%的家庭(或个人)和56.67%企业参与民间借贷。

根据人行温州中心支行的监测数据显示,2010年6月,温州民间借贷规模为800亿元。

2011年一季度,按人行温州中心支行监测口径显示,1-3月温州民间借贷综合年利率分别为23.01%、24.14%、24.81%,比上季度涨幅高8个百分点,较2010年最高点更是上涨了685个基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