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阳西亚和美招聘:从中共一大代表变成第二号大汉奸的陈公博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95后网站 时间:2019/10/22 20:14:02
                                 吴  双  江
        陈公博(1892-1946),广东南海人。北京大学毕业,1921年初出席广州共产主义小组,同年参加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尔后脱党而去,跻身国民党行列,以“左派”自诩。1925年被开除出党。当年他加入国民党,曾任国民党许多要职。抗日战争爆发后随汪精卫投敌,历任汪伪国民政府立法院长、政府主席兼行政院长。抗战胜利后潜逃日本,后被解回于1946年4月12日伏法。陈公博是一个富于多变的人物。剖析陈公博一生变化多端的政治面貌和最终被钉上历史耻辱柱的命运,无不给世人以深刻的沉思和警示。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当十九路军在上海抗击日本侵略军的时候,陈公博曾与李济深一起,带上10万颗手榴弹,送给十九路军,鼓励他们抗战到底。1933年3月,中国军队在长城古北口抗击日军,刚刚就任行政院院长的汪精卫命令亲信陈公博代表行政院北上劳军,了解前线战况。 陈公博到达北平时,古北口之战已经失败,他从何应钦和其他人那里得知战况后,他想,日本军队的武器好,而且训练有素,中国军队如果硬与日本人碰,无异于以卵击石,这仗不能再打了,应该寻找一条不用流血而制止日本人进攻的办法。  从北平回到南京,陈公博改变了原来积极抗日的主张,到处鼓吹“中日问题,用军事难以解决,应该走外交途径”的论调,他由一个主战派,变成了主和派。陈公博还将他在北平的所见所闻,向蒋、汪做了汇报,认为中国军队与日军作战,将会是一败涂地。随后中国与日本签订了丧权辱国的《中日塘沽协定》,华北门户由此大开。 1938年9月,国民党中央决定改组国民党四川省党部,任命陈公博为四川省党部主任委员。陈公博成为国民党在四川省的负责人,长住成都。这期间,汪精卫派梅思平、高宗武和周隆庠等人到上海与日本人进行了秘密接触。1938年12月初的一天,陈突然接汪精卫电话后便火烧火燎地赶到重庆。汪精卫对他道:“中日和平已经成熟,日本首相近卫表示了中日亲善的谈话。国家之所以形成今天这个局势,全是老蒋所为,我要与日议和。”陈公博并不同意汪精卫的主张,对汪发了火。 看陈公博如此激动,汪精卫便自我解围道:“好了,好了,我们不争了,这件事情暂不讨论,以后再说吧。”汪精卫很了解陈公博,做事时事先没必要征得他的同意,一旦生米做成了熟饭,他是会跟着自己走的。 12月14日,汪精卫派一名副官来到成都,通知陈公博务必于18日到达昆明。12月20日成都大雨刚停,陈公博急忙赶到昆明时,汪精卫带着妻子陈璧君已于头天飞往河内。第二天陈也赶紧飞往河内。陈公博的到来,使得汪精卫大喜过望。但是,汪精卫的做法,陈公博并不赞成,可他又说服不了汪精卫。于是,随汪精卫到香港后,他便隐居起来,很少与外界接触。陈公博早年丧父,母亲守寡多年。陈是个孝子,于是,趁这个机会,把母亲接到香港,闭门不出,专心侍奉起老母亲来。
     1939年8月底,汪精卫在上海召开伪国民党“六大”,陈公博没有出席。这次大会,选举陈公博为伪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中央常务委员。对于这一职务,是接受还是不接受,陈公博没有明确表态。1940年年初的一天,汪精卫伪政府的骨干分子高宗武与陶希圣两人忽然来访。高、陶两人此次来陈宅,是想探探陈公博的口风,约他一起叛汪,然后投奔重庆的蒋介石。如果陈公博能够和他们一起走,那影响就大了。哪知陈公博态度冷淡,并无叛汪之意。
     1940年1月21日,《大公报》头版头条刊登了高、陶二人联名写给《大公报》的公开信,高宗武与陶希圣在报上公开叛汪,还把汪伪内部机密全部曝光,汪精卫再遭国人唾骂,当初引诱汪精卫降日的就是高、陶二人,汪精卫上了贼船后,现在高、陶又离他而去。陈公博与汪多年的交情,患难见真心,陈公博决定往火坑里跳了。
     1940年3月14日陈公博到达上海后,忙于参加各种会议,商议筹组伪南京政府的有关事宜。3月30日,伪南京政府正式成立,陈公博以立法院院长的身份发表了广播讲话。1940年10月10日,伪上海市市长傅筱庵被国民党军统特务暗杀,陈公博又兼任了上海特别市市长。
    1944年3月,汪精卫病情恶化,决定到日本治疗。3月22日,汪伪中央政治委员会举行临时会议,决定在汪精卫赴日治疗期间,由陈公博代行汪精卫一切职权。11月10日,汪精卫在日本病死。伪南京政府推举陈公博为国府主席,继任行政院长及军事委员会委员长。陈公博眼见日本军国主义的垮台已为期不远,为了给自己留条退路,陈公博坚持在最高职务上加个“代”字。此后,陈公博为了讨好蒋介石,便调整了军事部署,双方默契反共,他召集伪军将领到南京开会,在会上,陈公博说:“重庆赞成联合剿共,我们也剿共,重庆不赞成联合剿共,我们也剿共。日本不和共产党妥协,我们也剿共,就是日本和共产党妥协,我们也要剿共。在反对共产党的问题上,我们一定要坚持,不能有半点的退让与含糊。”会后,他调动兵力,以加强对新四军的防范。
   1945年8月15日,日本无条件投降。8月16日下午,陈公博在南京主持召开会议,决定解散伪南京国民政府,把中央政治会议改为南京临时政务委员会,军事委员会改为治安委员会,历时5年4个月的汉奸政权宣告结束。
    1945年8月25日晨,陈公博带着妻子李励庄等人,乘飞机出逃日本。陈化名东山公子,他的妻子化名东山文子,隐居于京都郊外的金阁寺。陈公博几次自杀均被人发现,他的妻子李励庄把手枪藏了起来,并寸步不离地守着陈公博,防他再寻短见。不久,国民政府向日本提出引渡陈公博等人回国的正式要求,如果陈公博真的是自杀,则要由中国方面派人验尸。最后,日本政府不得不交出了陈公博等人。
    1945年10月3日,陈公博由中国政府押解回国,先羁押在南京宁海路军统局临时看守所。在看守所的几个月里,他不甘寂寞,要来纸笔,每天伏案书写,写了长达3万字的《八年来的回顾》的文章,文中,陈公博竭力为自己的汉奸行为辩护。后他与汪精卫的老婆陈璧君,陈璧君的妹夫伪行政院副院长、伪外交部长诸民谊一起,被转押到苏州高等法院狮子口监狱看守所。陈公博知道这个监狱是专门关押重犯的,他明白自己活命的机会不多了。
    1946年4月5日下午2时30分,法庭开庭公审陈公博。伪国民政府主席陈公博被判处死刑后,定于1946年6月3日执行。上午8时半,检察官在监狱里的临时法庭宣读了陈公博的死刑执行令。陈公博听完后,称要写遗书,先是写给家小的,后是写给蒋介石的。他临死仍念念不忘反共,声称放不下的还是一个共产党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