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老长途汽车站:从赵本山成为大富豪看社会畸形化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95后网站 时间:2019/09/15 15:38:17
(PPT幻灯片)链接较慢,建议点开幻灯后先看下面文章,待其链接后再看
',1)">如上图打不开点击此处直入,用原件全屏欣赏
从赵本山成为大富豪看社会畸形化
乌有之乡  作者:郭春孚
赵本山热开始降温,他将回归到自己应有的地位,做一个正常的民间艺人,而不是做一个艺术与财富的持续“双暴发户”。
我这样说不是“仇艺”,更不是仇富,绝没有否定在天上飞来飞去的大名人的意思,而是想通过“赵本山现象”分析中国社会畸形化。
赵本山成为演艺圈名人,是这个缺少大家的时代使然,老百姓说“筷子里头拔旗杆”,没有真正的大家,赵本山就成了筷子里头拔出来的“旗杆”;但赵本山成为央视春节联欢晚会不可缺少的台柱和中国演艺圈首富,却是社会的误识。
赵本山原来是辽宁省铁岭市莲花镇石嘴沟的一个玩皮孩子,由于从小在庄稼院长大,没有受过正规系统的教育,所以文化程度并不高。据说,他6岁时就开始跟盲人二叔学艺。为了生存,一些残疾人都掌握了特殊技能,尤为突出的是演艺。当然也有先天的因素,人的某个器官残疾,其他器官则相应的就发达。赵本山从二叔那里学会了不少技艺。渐渐长大成人的赵本山,实际上就是一个不爱干农活、喜欢文艺演出的青年人,往高了说,也就是一个民间演艺爱好者,希望通过演出过上好日子。由于这样的个人经历,造成他自身素质的局限性,不可能演出内涵丰富、格调高雅、引领时代的剧目来。
东北人爱说串话,这可能是在闯关东时期养成的习惯。当时的农民收工后或农闲时节没有事可做,就聚在一起吹牛逗乐,你说一句俏皮话,他说一句顺口溜,你来一个恶作剧,他来一个小动作……这种情况不仅在东北有,在北方大多数农村都存在,只是东北更加普遍、更加突出。赵本山就是这样混出来的。他在许多小品中都爱“摔倒”,动作过于夸张,这是农村孩子在听了他人讲的怪话或邪乎事后常有的动作,以示惊诧或害怕等。当然是假摔,不是真摔,而赵本山演出时总是摔倒在地,尽管有点假,但看来他真经得起摔。所以,赵本山的名气是在舞台上“摔”出来的。
我们并不是说赵本山是个不务正业的“二流子”,但当时村里的确有好多人看不惯,尤其是老年人对他并不看好。
这个游手好闲的年轻人的确喜欢演出,对舞台上的人很羡慕,十分渴望登台赢得掌声,满足一下可怜的虚荣心。他痴心于演艺,但并不知道这也可以成为一个人的事业,更没有成为演艺圈首富的远大抱负。但通过演出提高知名度,成为当地的名角,改善自己的生存境遇的念头很强烈。有人说现在的赵本山“低调”,其实他的调并不低,而且从来也没有低过,人们看到的“低调”,是作为一个演员的赵本山在台下演戏。因为他17岁入公社文艺宣传队,又入威远乡业余剧团,后借调西丰县剧团主演二人转,演《摔三弦》一举成名,进入铁岭县剧团,担任主演并任业务团长……一路走来不容易,他的成功是自己忍气吞声排练、巧舌如簧奉迎、绞尽脑汁发展换来的,他要享受成功,享受名气,享受生活。他在媒体面前“低调”,是为了在现实生活中“高调”——买了数量高档轿车,还有豪华房车,地上放不下了,就要上天,又买了私人飞机,出国去看“徒弟”,疯狂购物。
如果他真是一个低调的人,就不会将糟糠之妻抛弃,娶一个小媳妇;也不会开着私人飞机去新加坡。演艺名人共同的爱好是常换“爱情”,他在享受完地上的快乐之后,便要享受天上的快感,借看“徒弟”之名,公开享受国家领导人才有的专机待遇,并显摆赵本山的实力。
我从来没有把赵本山与致富的骗子同等看待,赵本山有自己的真本事,拉二胡、吹唢呐、抛手绢、唱小曲、演二人转、当导演等样样精通,尤其是三弦功底尤为突出。但无论他的本领再大,他都是盲人二叔的徒弟,著名的《摔三弦》原型就是其二叔。
赵本山成名了,又通过“名人效应”成为大款,说明赵本山有本事。然而,中国有本事的人多了,造宇宙飞船的算不算有本事?造导弹的算不算有本事?教出了无数大学生的中学老师算不算有本事?写出了成千上万篇高质量的作品的作家算不算有本事?如果造核武器、飞机、潜艇、战舰的科学家不算有本事,那么在中国众多的演艺人员中有没有像赵本山一样有本事的?但是,他们并没有成为名人,也没有成为富翁,至少是没有赵本山的名气大、钱多,或者简单说他们中没有一个人能像赵本山一样买起私人飞机。
中国富豪的成分并不复杂,主要有四类:第一类是像赵本山这样的名人。郭德纲是什么人才?就是卖嘴皮子,而且低俗得常常让人恶心,可就有人喜欢捧,结果郭德纲也成了名人、富翁。北京电视台把郭德纲捧到了天上,在“偷拍”他的别墅时被徒弟狠揍了一顿,而且郭德纲还在自己的博客里以《有药也不给你吃》为题,对徒弟打人事件作出回应,将北京电视台臭骂了一顿,其中的一些语言粗俗不堪,就像羊倌骂羊的话。第二类是从监狱里出来,找不到工作,就倒买倒卖,在改革中捞到了第一桶金,之后注册了公司,摇身一变,成为企业家。第三类是经过多年打拼,有了点钱,就去贿赂官员,通过权钱交易、官商勾结,成为富豪;其中有的是在办企业的名义下,将祖辈手里的金条、鸦片、古董等换成钱,变成著名的企业家。第四类是依靠卖官帽和贪污受贿发了财,儿女又依仗权力爸爸、权力妈妈赚得富可敌国,成为既得利益者。
普通劳动者致富的路,几乎早被堵死了。各行各业真正有本事的人绝大多数还生活在脱贫阶段,只是衣食无忧,如果让他们买商品房,他们也买不起,或者说七凑八凑买了房,就变成了穷光蛋。这些人都在默默无闻的奉献,虽然个别人有点名气,但根本就没法跟赵本山比,也没有赵本山那么多钱。你说中国正常吗?
究竟谁的本事大?究竟谁对国家的贡献大?究竟谁的付出给人民带来的利益更大?
中国早已成为一个没有公平、没有公正、没有公道、没有公理的国家。像赵本山这类人对社会的贡献再大,也比不上一个科学家吧?比不上一个教育家吧?恐怕中国的国家主席、国务院总理也买不起私人飞机吧?赵本山就能买得起,有的富豪甚至买10架飞机玩。
如果赵本山的确是中国和世界公认的艺术大师,那么他能买得起航母,我们也不说什么了,问题是:他的小品庸俗不堪,甚至为了赢得掌声,提高收视率,故意迎合一些人的低级趣味,具有明显的媚俗特征。
赵本山到美国巡演惹出了一大堆“新闻”,其中大多数为负面的。尽管他本人一直坚称在美国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欢迎,演出空前成功,但从国外网站上看到的报道却并不都是好听的,而且有些相当难听。更有甚者,还有人要起诉赵本山歧视残疾人。
纽约作家毕汝谐撰文说:赵本山其人相貌委琐,节目内容庸俗,言辞粗鄙,却能够红遍大江南北,创造天文数字的票房价值,并且赵本山本人成为春节晚会的台柱,十几年如一日。究其原因,赵本山是今日中国转型社会的产物。已故相声大师侯宝林、马三立等起自旧中国的街头地摊,却努力提高自身的文化修养,摆脱低级趣味,寓教于乐,赢得健康的笑声,使相声得以登大雅之堂;侯宝林甚至荣膺北大中文系名誉教授,开“曲艺概论”课程。
今日中国,大众的艺术趣味、精神境界日趋低下,排斥严肃文化,追捧低劣作品乃至糟粕;赵本山顺势开历史倒车,将旧中国街头地摊的噱头找回来,奉为至宝,以嘲笑生理缺陷、插科打诨为能事。这样一个活宝,却成为观众的宠儿。呜呼!
纽约律师陈梅说,在赵本山的演出之后,我接了很多电话,很多人抗议他的演出内容,我个人也有同感。比较第二天姜昆的演出,赵本山的内涵有待考察。我可以用四个字来囊括他们的演出:无聊、下流。赵本山的演出团队,演员上台一讽刺残疾人,二讽刺肥胖者,三讽刺精神病患者,他的演员模仿瘸子等残疾人,把自己的欢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连赵本山本人出场时都说了一句:“大概全中国的精神病人都在我赵本山刘老根队伍里。”
陈梅强调:“我认为如果赵本山的团队不改变内容,就不应该再出国了。因为这种演出放在主流社会,演出厅门口会聚集很多残疾人和肥胖者抗议。再看姜昆带来的中国广播艺术团,同样是逗笑说唱,内容正派积极向上。这真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
前纽约中华学苑校长张某说:“赵本山的演出非常低俗。我是辽宁人,按理说应该捧几句,但赵本山的尾巴翘的太高了,捧不得了。说句实话,赵本山的演出水平不高,档次属下里巴人一等,语言低俗,在纽约演出时,赵本山本人说‘哥俩娶一个媳妇’,又解释不是哥俩用一个媳妇,什么话!低俗的很!我感到他给辽宁人丢份儿。”
上面几位生活在美国的观众既有中国文化背景,又熟知美国文化,中西对照,对赵本山的评价应该是很客观的,虽然难听,但切中要害。这些一针见血的中肯评价,正是国内很多人想说却没有说出来的。
一位网友说:“现场的热闹气氛有时并不能完全说明问题。当人们的狂热渐渐散去,再重新品味时,却发现留下来的都是一些低俗不堪的东西。这个时候,人们就会跟买了个漂亮的包装盒,喜滋滋地回家打开一看,却发现是一堆臭气熏天的厕所纸!所以,不那么好忽悠的美国观众愤然了,他们要起诉赵本山侮辱残疾人,也就在情理之中。”
在我看来,不只是赵本山的小品,当今中国的小品界、相声界无不如此,而且有的电影、电视剧和电视节目跟农村土戏台上演的节目一个味儿、一个水准。这些不同的“艺术病”可能在具体表现形式上有差异,但病根是相同的:迎合一部分俗人所好,在庸俗、低俗、媚俗之风吹刮下变得越来越俗,而且助推庸俗、低俗、媚俗之风越刮越猛,差点把中国吹到上个世纪的大西洋。
中国文化陷入庸俗、低俗、媚俗的泥潭,要赵本山负责肯定不妥,但他作为小品界的“领军人物”,对小品落得“农村土戏台”的境地,恐怕难辞其咎。国内的媒体给予赵本山太多的吹捧、喝彩,让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在云里还是在雾里。我看过一些东北二人转,有些段子内容极其龌龊,甚至淫秽不堪。如果光靠玩这类把戏吸引眼球,二人转迟早要转到死路上去。赵本山一直致力于将二人转推向全国,甚至想推向美国,结果是推石上山,越来越推不动了。如果还要沿袭那一套噱头来取悦低层次的观众,不光是二人转,连小品、相声也会完蛋。
赵本山本来就是铁岭的一个民间艺人,并没有多深的艺术修养,在物欲横流的时代泛起,可以说赶上了“好机遇”。他可以出名,也可以赚钱,但他不能代表中国小品,更不能代表中国艺术。赵本山是畸形社会的产物,必将在社会正常化的过程中被无情地淘汰。他正在成为媚俗时代的终结符号,他的徒弟小沈阳也会在红过一阵之后变得落寞,其余的徒弟则很难再红起来。
如果央视春节联欢晚会离不开赵本山,还是不办的好。你每年春节把他搞得很重要,而他一身疲劳、满肚子牢骚,不如让他和老婆、孩子在家过个消停年。
从铁岭刮起、袭卷全国的低俗之风即将结束了,一个高雅艺术的时代何时才能到来?
盼望内地真的掀起一场抵制“三俗”的新道德运动。当然,要和风细雨,也要有雷电,否则刮一阵香风,吹不走俗草,更无法扭转社会畸形化格局
本文转自乌有之乡  作者:郭春孚
******************************************************************************************************
国外华人对赵本山一针见血的中肯评价
赵本山到美国巡演惹出了一大堆新闻,且大多为负面新闻,出乎很多人的意料。尽管他本人一直坚称在美国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欢迎,演出空前地成功,但我在国外网站上看到的报道却并不都是好听的,且有些相当难听。更有甚者,还有人要起诉赵本山歧视残疾人!下面许多一针见血的中肯评价,是国内很多人想说却没有说出来的。
一. 内容庸俗,言辞粗鄙,趣味低下
纽约作家毕汝谐撰文说:赵本山其人相貌委琐,其节目内容庸俗,言辞粗鄙;却能够红遍大江南北,创造天文数字的票房价值,而赵本山本人则成为春节晚会的台柱,十几年如一日。究其原因,赵本山是今日中国转型社会的产物!已故相声大师侯宝林、马三立等起自旧中国的街头地摊,却努力提高自身的文化修养,摆脱低级趣味,寓教于乐,赢得健康的笑声,使相声得以登大雅之堂;侯宝林甚至荣膺北大中文系名誉教授,开“曲艺概论”课程。
今日中国,大众的艺术趣味、精神境界日趋低下,排斥严肃文化,追捧低劣作品乃至糟粕;赵本山顺势开历史倒车,将旧中国街头地摊的噱头找回来,奉为至宝,以嘲笑生理缺陷、插科打诨为能事。这样一个活宝,却成为观众的宠儿!呜呼!
二.赵本山比姜昆差远了
纽约律师陈梅说﹕“在赵本山的演出之后﹐我接了很多电话﹐很多人抗议他的演出内容﹐我个人也有同感。比较第二天姜昆的演出﹐赵本山的内涵有待考察。我可以用四个字来囊括他们的演出﹕无聊、X L。赵本山的演出团队﹐演员上台一讽刺残疾人﹐二讽刺肥胖者﹐三讽刺精神病患﹐他的演员模仿瘸子等残疾人﹐把自己的欢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连赵本山本人出场时都说了一句话‘大概全中国的精神病人都在我赵本山刘老根队伍里’。”
陈梅说﹕“我认为如果赵本山的团队不改变内容﹐就不应该再出国了。因为这种演出放在主流社会﹐演出厅门口会聚集很多残疾人和肥胖者抗议。再看姜昆带来的中国广播艺术团﹐同样是逗笑说唱﹐内容正派积极向上。这真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
前纽约中华学苑张校长﹕“赵本山的演出非常低俗﹐我是辽宁人﹐按理说应该捧几句﹐但赵本山的尾巴翘的太高了﹐捧不得了。说句实话﹐赵本山的演出水平不高﹐档次属下里巴人一等﹐语言低俗﹐在纽约演出时﹐赵本山本人说‘哥俩娶一个媳妇’,又解释不是哥俩用一个媳妇﹐什么话!低俗的很!我感到他给辽宁人丢份儿。”
这就是美国观众对赵本山的评价。虽然难听,但却切中要害。
现场的热闹气氛有时并不能完全说明问题。当人们的狂热渐渐散去,再重新品味时,却发现留下来的都是一些低俗不堪的东西。这个时候,人们就会跟买了个漂亮的包装盒,喜滋滋地回家打开一看,却发现是一堆臭气熏天的厕所纸!所以,不那么好忽悠的美国观众愤然了,他们要起诉赵本山侮辱残疾人,也就在情理之中。
其实,不只是赵本山的小品,当今整个中国的小品界相声界无不如此。而赵本山作为小品界的领军人物,对小品走入如此境地,恐难辞其咎。国内的媒体给与赵本山太多的吹捧、喝彩,让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在云里还是在雾里。我看过一些东北二人转,有些段子内容极其龌龊,甚至淫秽不堪。如果光靠玩这类把戏吸引眼球,二人转迟早要转到死路上去!赵本山一直致力于将二人转推向全国,其执著度让人敬佩,但如果还要沿袭那一套噱头来取悦低层次的观众,不光只是二人转,连小品也一起会完蛋。
*****************************************************************************************************
赵本山“下江南”,要“烧”多少钱?
作者: 皇城一兵 于 2011-07-07 09:18:26 发表
”多少赵本山“上月29日,赵本山赴浙江横店为参演电视剧《怪侠欧阳德》拍摄的徒弟捧场。这是赵本山一个月里第二次来横店。看来赵大叔不仅热爱盛产大豆高粱的黑土地,更喜欢水天一色的锦绣江南。当他的超豪华的私人飞机“挑战者850”降落在义乌机场那一刹那,我脑子里崩出一个问号:赵本山“下江南”要“烧”多少钱?
提出这个问题,我并非生吃萝卜操淡心,而纯属好奇使然。然而,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据《钱江晚报》独家专访透露,赵本山这次横店之行,他的私家飞机在义乌机场停一晚,要花20多万元,在横店待了4个晚上,停机费就是80多万元。另据资料显示,“本山号”比较耗油,燃料费大概需要1.5万元/小时,沈阳到义乌往返至少要5个小时20分,燃油费需约8万元。如果再把飞机起降费用和日常维护费、飞行员、空姐报酬、保险及航线审批等费用加在一起,“本山号”此次驾临江南的飞行基本费用将超过15万元。本山住的是总统套房,浙江人干什么都图个吉利,我估计每天房费非6666元即8888元,就餐厨师是从杭州知味馆专门请去的,再加上路行、应酬、按摩等娱乐活动,4天费用约5万元。赵本山这次“南巡”保守估算也要100万元以上。
一算不仅吓一跳,而且还吓出一些联想。一是,如果本山大叔“节俭”一些,乘民航头等舱全价往返也就约5000元;住高套4晚不足10000万;按每日吃3000元,4天才1.2万元;加上路行、应酬等娱乐活动4万元,此次“南巡”有7万元足矣,最起码节省费用93万元。二是,据报道,贫困山区有许多小学生连个字典都买不起,全班轮流共用一本面目全非的“烂字典”。如果赵本山将这93万元购字典捐给贫困山区,按15元1本,可使6.2万个小学生人手1册。三是,现在仍有许多乡村大学生付不起学费,需要贷款。如果赵本山将这93万元资助农村大学生,每人50000元,可资助180名农村大学生一年的学费。这两项善举,无论哪一项都是功德无量,流芳百世。比空中“冒了烟”、身下“打了滚”、饭桌上“吹了泡”等要有百倍的价值、千倍的意义!
当然,赵本山“下江南”与乾隆“下江南”不同。乾隆下江南声势浩大,每次都在万人以上,所到之处极尽奢侈糜费,地方供给极尽华丽壮观,花得都是百姓的财富,使百姓遭遇巨大浩劫,可谓“民间疾苦,怨声载道”。而赵本山“下江南”,无论多么铺张奢华,“烧”的是自己的钱。“南巡”一次,就是“烧”千万,也无可厚非,用不着别人议论纷纷,说三道四。再说,就赵本山“中国小品王”、“东方卓别林”、“艺人企业家”的多重身份,坐拥7、8个亿的家财,下一次江南,为架子摆大,派头十足,花这点钱不足九牛一毛,无须大惊小怪!
尽管如此,我仍然认为,赵本山作为一个公众人物,首先,应不忘昔日苦,珍惜今日甜,永葆当年本色。“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列宁这句名言虽然有些“过时”,再提“不合时宜”。但赵本山需要牢记,不要当作“对牛弹琴”。想想当年“卖艺”时连顿饱饭都吃不上的日子,应对今日的富贵弥足珍惜。
其次,应弘扬艰苦奋斗精神。艰苦奋斗是我们的立业之本、取胜之道、传家之宝。党以艰苦奋斗而胜,国以艰苦奋斗而强,企业以艰苦奋斗而兴。时代变了,环境变了,条件变了,但艰苦奋斗的精神不能丢。作为赵本山来说,虽然发财致富很迅速,财富积累很容易,但也要居安思危,保持清醒头脑,增强忧患意识,戒骄戒躁,艰苦奋斗,扩大战果,再创辉煌。如果把握不好,一味重奢靡、求豪华,那就会创业易、败家也易。
最后,赵本山作为一个老艺人,在演艺圈“德高望重”,而在提倡艰苦朴素,反对铺张浪费上,也应该以身作则,率选垂范,做好样子。眼下明星、名人炫富之风愈演愈烈,公众越来越反感,反响越来越强烈。这种自我炫耀,非常幼稚,也很无知。你们再富有,还有彼尔盖次、李嘉诚富有,可人家很低调。不像我们一些明星、名人,有点钱就找不着北了,显摆豪宅,炫耀豪车,珠光宝气,不可一世,令人生厌。反之,勤俭为保、节约为荣、贵而不奢、富而不炫,体现了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令人尊重、令人钦敬、令人爱戴。
近年来,赵本山之所以在公众心目中,名声下降,影响变小,形象不佳,除“人老了”、艺退了、忽悠失灵了之外,再就是越来越奢侈,越来越忘本,与其自诩“接地气”,不忘农民,口是心非,大相径庭。因此,对赵本山下江南“烧”这么多钱,有网友说,赵本山对小沈阳那句“人死了,钱还没花完呢”的名言,心领神会了。所以,才迫不及待地到处“烧”钱,一刻不停地享受荣华,天上地下炫财耀富。唉!穷小子有了钱,你不让他“烧”也挡不住!
下江南日前,赵本山赴浙江横店给参加电视剧《怪侠欧阳德》拍摄的徒弟捧场时,向媒体透露了他头脑中谋划许久的南下策略:“把本山传媒往南方发展。”赵本山说,他不仅要和影视浙军合作,还打算把第九家刘老根大舞台开到杭州,“最好在西溪”。(7月5日《钱江晚报》)
我相信,就目前赵本山财力之雄厚,把刘老根大舞台开到西子湖畔,可以说是说到做到,易如反掌。但是,经赵本山改良的“东北二人转”,能否忽悠开杭州观众的钱包,“西施后代”是否买账,我持怀疑态度,甚至可以断言:“玩不转”。
今年初,郭德纲心血来潮,与于谦率德云社李鹤彪、史爱东、邓德勇、刘源等众多相声演员到江苏泰州献演,结果却“现了眼”:台上老郭很卖力,台下小孩子乱转悠;郭德纲一下场,观众就纷纷退场。德云社的“廖化”欲以俗段子救场,可惜观众更不买账,引发“集体大逃亡”,到郭德纲压轴的时候,场上尴尬出现大片空位。其主原因就是语言不通,相声遭遇水土不服。郭德刚不得不承认,“相声过了黄河就死一半了”!假如赵本山步郭德刚后尘,把刘老根大舞台开到杭州,定会遭遇“滑铁卢”,“梦断西子湖”。
无独有偶。不仅吃大蒜长大的郭德刚的相声到南方遭遇 “水土不服”,喝咖啡长大的上海周立波的“海派青口”,也同样是“南桔北枳”。你别看周立波在上海周边一带火得“一蹋糊涂”,牛得“气贯长虹”,傲谩得找不着北,观众听得如醉如痴,笑得前仰后合,使得周立波得意洋洋,晕头转向,“只知有汉,不知魏晋”。但在北方人眼里,周立波就是一个“跳梁小丑”,一个“投机艺人”,其青口也是“油嘴滑舌”,其段子多是拾坊间牙慧,毫无新鲜感、幽默感,更谈不上艺术感。所以他并非不想上“春晚”,而是不敢上“春晚”,上了“春晚”也是现眼。如若赵本山把“二人转”转到杭州,会像周立波的海派青口一样是“南枳北桔”, 其“笑果”不会美妙!
郭德刚的相声“过了黄河就死一半”,周立波的青口一出上海边就死了大半,而赵本山的“二人转”过了长江就会死八成。这不仅仅是“水土不服”、“南桔北枳”,还有几个最“致命”的原因:一是赵本山的“二人转”太不雅、太庸俗,甚至太粗俗,令“西子”们不堪入目;二是缺少文化品位、艺术品位和美的品位,令“西子”们难以欣赏;三是赵本山的弟子们太“粗糙”、太“寒碜”、太“磨叽”,令“西子”们难以喜欢;四是大多数人喜欢的是赵本山,而眼下赵本山已是“江郎才尽”,“尚能饭否”。赵本山“风光不再”,其他弟子又难有风光,刘老根大舞台就是开到杭州,很难像“师父”那样把人忽悠住,充其量看赵本山的“老脸”热闹一阵、风光一时,可很快就会“门可罗雀”,最终关门大吉!
揭秘赵本山 令人难想象的奢侈豪华生活(点击进入)